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刺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仓库的门哗啦打开了。

    路虎揽胜越野车亮着大灯高速开进来,嘎一声急刹车。一片车门开关的撞击声,蒙着眼睛绑着双手的纪慧被抛出来,摔在地上。

    何世荣抱着双肩站在她的面前。

    两个雇佣兵撕开眼罩,拉起来纪慧。

    “这是个充满诈骗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可以信守诺言的人已经弥足珍贵。我一直恪守这个信念,所以我努力去做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何世荣缓缓地说:

    “你要的一切,我都按照诺言给了你。——那么,我要的人呢?”

    纪慧急促呼吸着,汗水顺着脖子滑下来。

    “食人鱼,我训练了你,栽培了你,给了你一切想要的。”何世荣摇头“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意外!”纪慧争辩道。

    “失败者没有权利解释!”何世荣斩钉截铁“你完了!”

    纪慧看着何世荣,目光是倔强的。

    何世荣奇怪地笑笑:“你很像你的母亲,尤其是你的眼睛。”

    纪慧睁大眼睛:“我的母亲?!”

    何世荣满意地笑:“是的,你的母亲。”

    “她她在哪儿?!”纪慧着急地问。

    何世荣哈哈大笑:“在这一刻,我才体会到撒旦是什么感觉!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撒旦却毁灭人类!”

    “告诉我——她在哪儿——”纪慧声嘶力竭地喊。

    “你真的想知道,她是谁?”何世荣带着那种奇怪的笑容。

    “白鲨!”纪慧怒斥他“我曾经是一个满怀理想去异国他乡求学的女学生!即便是我的身子不干净,但是我的心曾经是纯洁的!是你毁了我!是的,你是给了我金钱和奢靡的生活!但是如果让我自己可以选择,我宁愿不要那些!我不要!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那就是良心我是怎么成为一个冷血杀手的?你难道不明白吗?”

    何世荣还在笑,他很满意此刻纪慧的表现。

    “我为了你出生入死,你还要杀掉我!”纪慧的眼中都是悲愤的泪“你要杀我,我认命了!但是我只有最后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告诉我,我的母亲是谁!我是谁的孩子!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了”

    何世荣爆发出来疯狂的狞笑,这种笑声的恐怖让在场的所有雇佣兵都不寒而栗。

    “我求求你告诉我”纪慧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这是我最后唯一的要求”

    何世荣的笑声慢慢停止了,他看着纪慧:“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

    何世荣嘴角浮现出来那种奇怪的笑:“那么,就让你来接受这残酷的命运吧”

    他挥挥手,两个雇佣兵夹起来纪慧。

    “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的母亲!”何世荣说完又是那种疯狂的狞笑。

    纪慧纳闷地看着他,被两个雇佣兵拖着往里面走。

    何世荣仰天长笑。

    晴空的一道闪电,带来闷雷的滚动。

    何世荣看着狭小窗口外的满天集聚的乌云,突然高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好人和坏人吗?不——还有魔鬼!只有幸福和不幸吗?不——还有悲剧!魔鬼酿造了悲剧,而悲剧让魔鬼狂欢。这是带着血腥味的狂欢!这是带着复仇火焰的狂欢!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永恒的?爱?不——是恨!只有恨是永恒的!爱是一阵风,吹过就无影无踪;而恨则是一粒种子,会生根会发芽,会在人类的心里面长成一颗畸形的参天大树!恨会吞灭爱,而爱则不会化解恨!永远不能!——只有恨是永恒的!

    “恨——是永恒的!”

    何世荣的狂笑伴随着乌云雷电,随着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纪慧被丢进肮脏的地下室,滚下了台阶。

    铁门在后面咣地关上了。

    纪慧抬起被磕破的额头,擦去脸上的血。她适应着昏暗的光线,模糊地看见一个黑影在小心翼翼向自己走来。

    纪慧一下子翻身爬起来,准备格斗。

    “你是谁”纪慧颤抖着声音问。

    那个黑影停止了脚步,现在可以辨认清楚是个女人。

    “你是谁怎么也被关在这里来了?”

    纪慧听着这个声音有几分熟悉。

    那个女人慢慢往前走:“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

    女人走到有点光亮的地方,纪慧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钟雅琴诧异地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孩。

    纪慧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钟雅琴纳闷地看着她:“你认识我?”

    纪慧摇头:“不不不!”

    钟雅琴纳闷地:“怎么了?孩子”

    纪慧满脸都是泪水,摇头:“这不可能”

    钟雅琴不明白:“你怎么了?”

    纪慧往后退着,撞击在墙上嘶哑地哭喊:“这不可能——”

    奔驰车疾驰在海滨公路上。

    韩光在开车,蔡晓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打开韩光的pda。

    开机画面是笑容灿烂的冬儿。

    蔡晓春被什么扎了一样,愣住了。

    韩光的脸色还是那样阴翳,没说话。

    蔡晓春看看韩光:“你是不是从心底里想杀了我?”

    韩光不说话。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蔡晓春说“错都错了,我承担所有的后果!办完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这不是错,是罪!”韩光冷冷地说“你也不是给我交代,是给法律交代!”

    蔡晓春看着韩光:“你还是没有变”

    韩光冷笑:“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变的。”

    蔡晓春打开pda,接驳警方网络。

    “你采取什么方法?”韩光问。

    “给我现金的是一个代号‘马蜂’的家伙,他自以为自己很谨慎。”蔡晓春说“我派人跟踪了他,虽然他滑的跟一条泥鳅一样,但是我的人还是找到了他的真实住址。想知道他的身份吗?”

    “就这么简单?”韩光诧异。

    “复杂的事情,往往破解的方法很简单。”蔡晓春苦笑,在pda输入名字。

    一张照片很快显现出来。

    “就是他——陈新,”蔡晓春笑笑“以前是个留学生,去年个人注册了云杉国际贸易公司,注册资金三千万美圆——他从哪里来的钱?这是他的家庭住址,你看看。”

    韩光踩下油门。

    “上级复电。”王斌神色复杂地走入会议室。

    冯云山站起身。

    “指定高局长先看。”王斌低声说。

    高局长纳闷地接过来,一看就是一惊。片刻,他稳定一下转向冯云山:“由于你的擅自行动,使事态有可能失去控制。上级决定取消你的联合行动总指挥职务,改有我来接替总指挥。”

    冯云山点点头:“老高,尽量给山鹰争取一点时间。”

    “上级严令,从速缉拿韩光归案。”高局长叹口气,把电报交给冯云山。

    冯云山看完电报:“你准备怎么办?”

    “现在是真的考验我们对祖国、对党忠诚的时候了”高局长看着满屋子警官神色严肃“如果我们不缉拿韩光,上级会重新指派总指挥来滨海;新来的同志未必有时间了解整个情况,一定会严格按照上级指示办,而现在的情况又有特殊性。”

    他顿了顿,摘下自己的警帽:

    “所以我决定——缉拿韩光。”

    大家都是一愣。

    “但是只是表面文章。”高局长继续说“我希望可以给韩光争取时间,这个办法也不可能维持太久。——下面,真的要看韩光的了。”

    冯云山看着高局长:“老高”

    高局长笑笑:“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下不为例哦,当然我可能再也不会有下次指挥你们破案的机会了。”

    警察们看着局长,神色都是肃穆的。

    “开始工作!”高局长厉声命令“一切都要围绕韩光的侦察展开,排除所有不必要的干扰!”

    警察们精神抖擞开始工作。

    奔驰慢慢开入海滨幽静的别墅区。

    “那是他的车!”蔡晓春指着一幢独立别墅前面停着的银色宝马x5。

    韩光仔细看看:“好像他们要出去?”

    文质彬彬的陈新把一条拉布拉多狗牵到车上,关上车门。

    “走!”韩光打开车门把手枪揣在兜里。

    蔡晓春利索地下车跟在韩光旁边。

    两人径直快步走向背对他们的陈新。

    韩光慢慢往外拔枪。

    陈新感觉到了,突然回头。

    “爸爸——”一声清脆的童音。

    三个人都是一愣。

    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跑出来抱着玩具熊:“我还要带上小熊!”

    看着蔡晓春的陈新嘴唇都在哆嗦。

    接着一个抱着婴儿的少妇出来:“进来帮我搬箱子啊——”她一愣:“你们是?”

    韩光看看小孩又看看少妇,笑着拿出警徽:“警察,找你丈夫了解点情况。”

    少妇纳闷地看着:“警察?”

    “陈新,如果你不想让他们看见,我们进去说。”韩光低声说。

    陈新脸色苍白,脚步都发飘。韩光推着陈新进去,对少妇笑笑:“例行公事。”

    地下室的门开了,陈新被推进来。蔡晓春扑上来直接把手枪顶在陈新倒在地上的太阳穴上:“狗日的!现在告诉我,何世荣在哪儿?!”

    陈新哆嗦着:“我不知道”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蔡晓春打开手枪保险“说!”

    “我不说,是死;说了,死全家”陈新哭着说“我真的不敢说”

    韩光眨巴眨巴眼睛。

    蔡晓春看着韩光,明白了:“他妈的我现在就让你死全家——”

    韩光没制止他。

    蔡晓春站起来:“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陈新哭着抓着地面。

    “陈新,你知道我说话是算数的!”蔡晓春眼中露出凶光,转身就走。

    “我说——”陈新哭喊。

    韩光拉住眼睛血红的蔡晓春。

    “我说——你们别杀他们——”陈新哭喊着。

    纪慧靠在墙壁跪着泣不成声。

    钟雅琴小心地在她面前蹲下:“孩子,到底怎么了?”

    纪慧满脸是泪,看着钟雅琴摇头,无力地说:“这不是真的”

    钟雅琴慈祥地笑笑:“别怕了,命运就是这样。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什么都发生了。这是命”

    纪慧哭出声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钟雅琴伸手去抚摸纪慧的头发,纪慧看着她哭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要我了”

    钟雅琴一愣:“孩子?!你说什么?”

    “为什么你不要我了”纪慧看着她泣不成声“我那么小,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要我了为什么”

    钟雅琴睁大眼睛看着纪慧,嘴唇哆嗦着。

    纪慧哭着看着她:“你知道我没有你,我吃了多少苦你看我,你看我哪点不好了我不漂亮?我不可爱?我还是身体有残疾你为什么那么狠心不要我为什么”

    钟雅琴的眼泪在打转,她抚摸着纪慧的脸蛋。

    接着,她的手慢慢揭开了纪慧的衣领。

    肩膀上的胎记显现出来。

    钟雅琴哭出声来:“我的孩子”

    “妈——”

    纪慧喊出这个二十多年没喊过的陌生的词,扑在钟雅琴怀里。

    钟雅琴抱着纪慧哭起来:“我的孩子,妈不是不要你啊你刚刚出生就被人偷走了啊只剩下你弟弟妈的眼都快哭瞎了啊怎么找你都找不到啊”纪慧抬起头:“我的弟弟?!钟世佳跟我是什么关系?!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你们是双胞胎,孪生姐弟啊”钟雅琴惊讶地“你见过世佳了?”

    纪慧的眼睛一下子无神了。

    “孩子,孩子怎么了?!”钟雅琴着急地问。

    “何世荣——”

    纪慧对着黑暗的地下室天空撕扯嗓子高喊:

    “你这个魔鬼——”

    韩光跟蔡晓春走出别墅,他拿出手机开机,拨打号码:“我是山鹰。”

    对面居然是高局长:“山鹰,说吧——你发现了什么情况?”

    “白头雕呢?”韩光纳闷地问。

    “我已经接管白头雕的指挥权,原因你知道。”高局长说“你说你发现的情况?”

    “我找到何世荣的藏身处了。”

    “情报准确吗?”

    “准确。”韩光说“我和秃鹫现在过去,特警队可以动身了。”

    “你把资料从pda传输过来,这边立即出发。”高局长说“山鹰。”

    “嗯?”

    “注意秃鹫,不要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