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刺客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探照灯笼罩着韩光,直升机的螺旋桨把他身边的草丛吹的跟折断腰似的,密密麻麻的特警和民警包围着他。黑洞洞的枪口后面是警察们的眼睛,武器没有感情,但是拿着武器的人有感情。特警队员们的目光是复杂的,透过瞄准镜看见的韩光似乎变得那么遥远,又那么陌生。虽然他平时就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他们这些特警都把韩光当作骄傲,甚至是偶像。

    偶像破灭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痛苦的吗?

    没有人说话,只有直升机的引擎声。

    薛刚走了过去,站在韩光对面。

    韩光还是那么阴郁地看着他。

    薛刚的嘴唇翕动着:“山鹰,你你告诉我,这不是你干的!”

    韩光的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闪动,但是却一瞬即逝。他默默对着薛刚伸出双手。薛刚低下眼睛,挥挥手。两个特警队员走过来,拿出了手铐。

    咔嚓!韩光的双手被铐住了。

    薛刚转向刑警队长唐晓军:“疑犯已经被捕,按照程序,我交给你处理。”

    唐晓军点点头,给自己的兄弟一个眼色。两个便衣刑警跑过去,夹住了韩光。唐晓军看着被带到自己面前的韩光,一字一句地说:

    “你知道我最痛心的是什么?”

    韩光看着唐晓军,不语。

    “警察抓警察!”

    唐晓军的脸色也是悲愤的:“你听着,假如不是你干的,我会给你昭雪!但是假如是你干的,我会把你钉死在法庭上!”

    韩光没有躲闪唐晓军的目光。

    唐晓军挥挥手,韩光被刑警们簇拥着往山坡下走去。警察们默默无言给他们让开一条路,韩光一贯傲气的头颅没有低下来,也没有人让他低头。似乎人们都没想到让他低头,而韩光也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跟从前执行完狙击任务一样在警察同僚的注视下走向警车。

    只不过,这次他的狙击步枪不在自己的肩上,而在后面戴着白手套取证的刑警鉴定技术员手里,还套着塑料袋。

    只不过,这次他的双手还戴着手铐。

    只不过,这次警察们注视他的目光不是钦佩、崇拜、欣慰

    而是伤感

    韩光默默穿过这些伤感的眼睛,走向警车。

    依维柯警车的后门打开,他被塞入那个带着铁栏杆的罪犯位置。唐晓军对薛刚说了一句什么,薛刚挥挥手,两个端着自动步枪的特警队员上了后厢。他们戴着黑色的面罩,所以看不见表情;但是眼睛里面的伤感,却是面罩遮挡不住的。

    “韩光。”特警组长邓振华操着一口山东普通话“公职所在,你别为难我,我也不会为难你。”

    韩光看着他没说话。

    “我相信你是冤枉的,但是在事实搞清楚以前,恐怕你得受点委屈。”邓振华继续说“别做傻事,你还年轻。要相信法律的公正,相信我们这些兄弟,我们不会看着你被冤枉不管的。所以你好好配合我们,千万别做傻事。明白吗?”

    韩光长出一口气,点点头。

    邓振华从兜里拿出一包骆驼,抽出来一根塞在韩光嘴里。他给韩光点着烟,韩光抽了一口。烟雾笼罩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空空如也,又好似蕴藏着桑田沧海。

    “开车。”邓振华对前面的司机说。

    警车拐下山坡,拐上公路。唐晓军上了自己的君威,跟着依维柯警车。他们的目的地是市局,其余的警车要各自返回工作岗位,所以逐渐在路口散开了。唐晓军在后面开着车,脸色很不好看。

    韩光在警车里面,看着外面的山海景色掠过,长出一口气。

    林冬儿呆呆看着外面,不说话。

    王欣拿着扫帚簸箕,跟一个护士在收拾被冬儿砸碎的暖瓶和杯子。另外一个护士在小心地给林冬儿被暖瓶碎片划伤的右手食指上药,她想说什么,但是抬头看看林冬儿的脸色,什么都不敢说。

    王欣把簸箕交给护士,走过来:“你先出去吧,我来处理。”

    两个护士都出去了,王欣继续给林冬儿上药。他低声说:“冬儿,失恋并不可怕,失去信心才真正可怕。你看穿了一个男人,这并不是坏事。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一时想不明白;但是事实摆在那儿,你再不愿意相信,什么都已经发生了。你要挺过去,时间会冲淡这一切。”

    林冬儿不说话,洁白如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这个世界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王欣诚恳地说“爱情是美丽,轰轰烈烈,但是过去了都是一场空。”

    林冬儿的手指慢慢缠上纱布。

    “只有真心疼你的人,才会给你幸福。”

    王欣慢慢把林冬儿的手握住,恳切地看着林冬儿的眼睛:“我愿意给你幸福”

    林冬儿慢慢把手抽出来:“出去。”

    “冬儿,我知道你会觉得我是乘人之危,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王欣恳切地说“我”

    “我说了,你出去。”林冬儿冷冰冰地说。

    王欣还想说什么,林冬儿还是那么冷冰冰地说:“王欣,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好。但是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希望你尊重我。”

    王欣把话咽下去:“那好,我等你缓过来再说。”

    林冬儿看他:“还有,别去找我的父母说这件事。他们很爱我,我不想让他们为我伤心。另外,我要告诉你——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在我的个人问题上,我会尊重他们,但是他们不能替我做决定。”

    王欣看着林冬儿:“我难道都不能去看我的老师和师母吗?”

    “那是你的自由。”林冬儿说“但是,我选择谁是我的自由。”

    王欣挪开眼睛。

    “我心里够乱的了,王欣。”林冬儿的眼泪在打转“你就让我清静清静,好吗?”

    王欣欲言又止,叹息一声出去了。

    门关上的瞬间,林冬儿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王欣沮丧地站在外面,护士长匆匆过来:“王大夫,120急救中心报告,有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发病了!马上就送到,您看我要通知林大夫吗?”

    “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多事儿?”王欣皱着眉头“算了,你别告诉她了,我去处理。你们去做准备吧。”

    “好。”护士长转身要走。

    门开了,林冬儿站住门口:“回来!”

    护士长站住,转身。

    林冬儿擦去眼泪:“现在是我值班时间,我的病人我处理。如果王欣你真的有闲心,可以做我的助手。——但是,要记住这是我的值班时间!这是我的工作!”

    “冬儿,还是我来吧。”王欣说“你自己待一会儿会好点。”

    “我说了,我自己处理。”林冬儿走出来“护士长,去准备吧。”

    “好。”护士长转身跟着林冬儿去了。

    王欣看着林冬儿的背影,苦笑摇头,但是还是整理一下自己的白大褂跟上了。

    林冬儿进入工作状态变得很精干,边走边将披散的长发扎成马尾辫:“快,准备呼吸机。”

    护士长答应着,吩咐护士们去准备。林冬儿刚刚走到急诊室门口,救护车就呼啸而至。她冷静地下着命令:“准备进行气管插管。”

    戴着氧气面罩的何世昌被抬下来,他的脸色铁青还在昏迷状态。林冬儿问:“病人家属呢?”

    救护车的大夫回答:“还在吵架。”

    “人都这样了,还吵架?”林冬儿的眉毛皱在一起“胡闹!赶紧送急诊室!”

    何世昌被送进去。

    林冬儿刚刚要进去,警灯在医院门口出现。一辆奥迪a6轿车顶着吸顶蓝红相间警灯高速开进来,径直停在急诊室门口。车是省城牌照,车窗前风挡放着一个红色的“特别通行”标志。一个精干的年轻人关掉警灯下车,打开后车门。

    脸皮跟老树皮一样打着岁月的褶皱的男人下了车,目光是那种不怒自威的锐利。他在年轻人的陪伴下走进急诊楼大厅,年轻人对着林冬儿和王欣出示警官证:“省公安厅的,我叫王斌——你们哪位是值班大夫?”

    “我。”林冬儿趋前一步“你们有什么事吗?”

    “借过一步说话。”王斌把林冬儿拉到一边,低声说:“病人情况如何?”

    “我还没有做过检查,不清楚。”林冬儿说。

    “这个人关系到国家安全,请不惜一切代价挽救他的生命!”王斌低声说。

    “我是医生,我的职责是挽救所有患者的生命安全。即便来就诊的是联合国秘书长,也和普通患者是一样的。”林冬儿不高兴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进去了。”

    王斌还想说什么,那个老树皮脸庞的男人开口了:“让大夫工作,我们别打扰她的工作。”

    王斌把话咽回去,林冬儿也没笑脸转身就快步走了。王斌转向那个老树皮男人低声问:“局长,她那么年轻——行吗?”

    冯云山局长看着急诊室的门口:“行与不行,人家是值班大夫。根据何世昌的身体情况,应该能挺过去。”

    “他那儿子也真够可以的。”王斌苦笑“要不要我们去做做工作?”

    “人家的家务事,我们能做什么工作?”冯云山摇头叹气“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吧,危机还在后面。我们走,还有很多事要忙活。”

    王斌跟着他出去了:“已经通过警方通知秦秘书了,他应该很快就到。”

    “这个何世昌啊,年轻时欠下的风流债哦!还债的滋味不好受哦!”冯云山苦笑着上了车。

    奥迪a6轿车立即开走了,跟没来过一样。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钟雅琴很着急“就算他对不起你,他毕竟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了!”

    “你以为是因为我自己?!”钟世佳看着母亲“我是为了你!妈,你不能原谅他!这么多年了,你流的眼泪还少吗?你难道忘记了?忘记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忘记你为了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多少流言蜚语跟刀子一样扎着你的心?”

    钟雅琴掉过脸去,闭上眼睛。

    钟世佳甩开长发,眼睛里面也是泪水:“他就算肺癌晚期又怎么样?以为装可怜,我就能喊他爸爸?他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了吗?他知道我从小是怎么长大的吗?他知道我曾经是多么渴望有个爸爸?他知道我曾经是怎样羡慕别的同学有爸爸照顾有爸爸关心有爸爸跟他谈心?那时候他在哪儿?他在哪儿?他在哪儿啊?!——他知道不知道,我也是个男孩子,我在成长的时候是多么需要一个父亲”

    “孩子,你别说了!”钟雅琴哭出声来。

    钟世佳闭上眼睛,泪水夺眶而出:“妈,如果你可以接受他,我不反对但是我不能!我不能接受!你愿意就跟他走,我自己留下”

    “我的儿子”钟雅琴一把抱住钟世佳“我怎么可能丢下你?妈答应你,妈不原谅他!绝不原谅!妈跟你在一起,就我们娘儿俩!我们不要他”

    “妈”钟世佳痛哭出来。

    黑暗的胡同里面,母子两人抱头大哭。仿佛二十七年来的压抑,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像火焰燃烧着他们伤痕累累的心。

    一双眼睛在远处的车里默默看着他们。

    他嘴里的烟头在忽闪着。

    “山下区巡逻警员注意,芙蓉村村民报警,有入户盗窃发生。请立即赶往现场,村民已经包围小偷藏身的树林。做好引导工作,避免流血事件发生。完毕。”

    “9827收到,我们马上赶到现场。完毕。”

    “9829收到,我们已经在路上。完毕。”

    依维柯警车里面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车载电台在随着无线电的噼啪静音传出警方内部电台的对话。

    韩光坐在后面,脸随着旁边掠过的路灯忽明忽暗。

    在他身边,是特警组长邓振华和年轻特警小史。他们的自动步枪放在腿上,默默注视着韩光。

    在依维柯警车的后面,是唐晓军和两名刑警驾驶的君威轿车。轿车的顶上挂着吸顶警灯,蓝红相间的光芒闪动着,辉映着唐晓军铁青的脸。

    再后面,是一辆刑事现场勘查车。

    警车的队伍拐上了外环路辅路和经纬路的交叉十字路口,准备进入市区。恰好红灯亮,按照滨海警方内部的相关规定,非执行紧急公务的警务车辆不得违反交通规则。疑犯已经在现场被擒,显然押送疑犯不算紧急公务,所以车队停下了。

    韩光的目光转向外面,他的眼睛突然一亮。

    一辆厢式大货车尾巴打着双闪,停在十字路口东侧。两名工人模样的人在车下,好像是在维修。此刻其中一名工人快步跳进驾驶室发动货车,其动作之敏捷显然不是一般工人所能完成的。另外一个工人在车下,弯腰把右手伸进车下的工具箱。

    韩光又看路口西侧。

    一辆陆地巡洋舰原本停在便道上的花丛后面,此刻没打开车灯但是机器却猛然发动了。

    韩光迅速看向后面。

    两辆轿车并排开来,车灯都没有开,在黑暗当中带着凌然的杀气。

    韩光嘶哑着喉咙:“小心——”

    大货车的司机绝对是个驾驶高手,刚刚起步就迅速加速。大货车跟巡航导弹一样斜刺高速开上来,直接就撞在依维柯警车的腰上。随着一声巨响,依维柯警车被撞翻了,侧着车身被大货车的车头推出去。

    陆地巡洋舰和那两辆轿车几乎在同时打开氙气远光大灯,刺眼的光柱对着后面那辆君威和现场勘查车射去。车的速度也在瞬间提高,径直冲向那两辆警车。

    唐晓军往左边拼命打方向,试图避开陆地巡洋舰的侧面冲击。但是陆地巡洋舰硕大的车头还是撞在了君威的尾巴上,君威撞在护栏上。陆地巡洋舰没有减速,君威推倒了护栏,自己也打了两个滚翻,但还是车轮着地了。

    两辆轿车一左一右夹住了现场勘查车,驾车警员刚刚拔出腰里的手枪,就被轿车伸出的几支冲锋枪射出的弹雨覆盖了。

    哒哒哒哒

    驾车警员在弹雨当中抽搐着自己的身体,他惟一能够作出的反应就是踩死了刹车。吱——刹车片和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现场勘查车停住了。

    唐晓军眼冒金星,刚刚反过神来就看见陆地巡洋舰下来几个端着56冲锋枪的黑影。他高喊一声:“下车——”随即就踹掉已经变形的车门,连滚带爬出了君威。旁边座位上的年轻刑警死活打不开车门,对面的冲锋枪已经响了。

    哒哒哒哒

    密集的弹雨覆盖了整个君威轿车,打出来无数弹洞。

    卧倒在车旁的唐晓军眼睁睁看着弹洞开始往下滴血,他心痛如绞。但是来不及心痛了,对方扔来一个黑色的物体。一颗伞兵手雷落在唐晓军身边的地下,还在喷着白烟旋转着。唐晓军立即从地上弹起来,没命地向着远处跑去。

    轰

    君威轿车变形的车体化成了一团烈焰,随着巨大的爆炸在空中打了一个滚,又重重落地。

    唐晓军被背后的爆炸冲击波打得往前飞去,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左臂。他重重落地,门牙被磕掉了。他满嘴鲜血,顾不上左臂的伤口坚持爬起来,没命地向着便道上的灌木丛跑去。

    哒哒哒哒

    枪声在他背后响起,唐晓军一个鱼跃钻入灌木丛。子弹击落了灌木叶片,击打在他身边的泥地上。唐晓军在弹雨的压制下,趴在灌木丛后的泥坎儿下面,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货车把依维柯警车顶到那边路侧的马路牙子上。受伤流血的司机刚刚从前面车窗艰难爬出半个身子,就被密集的弹雨覆盖,在地上疯狂地抽搐着。

    后厢已经是一片混乱。邓振华满脸是血,高喊着:“小史!小史报告你的情况——”

    小史躺在车厢的杂物里面,没有反应。韩光伸手摸他的脉搏,抬头看邓振华摇头。邓振华心痛地怒吼一声,手里的自动步枪上了栓。韩光伸手去摸小史的自动步枪,邓振华的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敢动我就打死你!”

    韩光冷峻地看着他:“想活命,就和我并肩作战!”

    邓振华怒视韩光:“我他妈的凭什么相信你?!”

    “是一起死在这里,还是冲出去?!”韩光怒问他。

    外面的货车后车厢打开,几个枪手已经跳了出来。

    邓振华拿出手铐钥匙颤抖着递给韩光。韩光接过钥匙打开自己的手铐,拿起小史的自动步枪拉开枪栓:“我们突然冲出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走不了。”邓振华的声音变得很暗淡“我的腿卡在里面了。”

    韩光低头看去,邓振华的右腿卡在车厢破裂的地方,还在汩汩冒出鲜血。邓振华艰难地:“我掩护你,你杀出去!”

    韩光看邓振华:“要死一起死!”

    “你要是死了,你的冤案就铁了,八辈子你也翻不了身!”邓振华着急地说“我掩护你,你冲出去!”

    “你为什么相信我?!”

    “因为你刚才要和我一起死!”邓振华说完,举起步枪从破碎的车窗哒哒哒哒扫出一个扇面。

    两个枪手措手不及被打倒了,其余的枪手马上就地滚翻找掩护。

    “冲——”邓振华高喊着。

    韩光看着邓振华,却没有往外冲。

    “你要告诉我妻子和我女儿,我爱她们!”邓振华着急得脖子青筋都暴起了“都死了,就没人告诉她们了!”

    韩光看着邓振华的眼睛,点头。他摘下小史的耳麦和对讲机,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对讲机卡在腰带上。

    邓振华再次扫出一个扇面,枪手们躲闪着。韩光一脚踢开后厢破烂的车门,抱着步枪钻了出去。

    密集的弹雨扫来,韩光一个鱼跃前扑落地。他在空中的时候,就开始出枪动作。落地的瞬间步枪已经抵肩,非常完美的步枪卧姿射击准备动作。随即就是在特种部队长年训练的自动步枪速射,他的单发射击短促紧密。

    几个枪手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弹倒地。

    邓振华哈哈笑着更换了一个弹匣:“兔崽子,让你们见识见识特警爷爷的厉害!爷爷临死也要拉你们垫背——”他把自动步枪调到连发,哒哒哒哒扫射出去。

    韩光卧在不远的地面,侧脸看他。

    “冲出去,给我和小史报仇——”邓振华怒吼。韩光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拿起步枪冲了出去。邓振华在后面掩护他,再次冲过来的几个枪手被邓振华的射击压制,不得不卧倒在地上还击。韩光持枪在胸前,风一样跑向黑暗当中的树林。

    躲在灌木丛当中的唐晓军举枪瞄准韩光,他的嘴角在抽搐。他的食指在扳机上颤抖着,迟迟没有抠动。

    韩光已经要跑进树林了。

    唐晓军一咬牙下定决心瞄准韩光的背影,他的食指不再颤抖,虎口在均匀加力。

    哒哒哒哒密集的弹雨扫射过来。

    唐晓军低头躲避,枪打偏了。这是枪手们的盲目射击,意在扫射可能活着的可疑目标。

    韩光恰在这个瞬间跃入无边的黑暗。

    枪手们被他带起的晃动树枝吸引过去,对着黑暗排成一排盲目射击。但是没有一个枪手试图在黑暗当中去追逐韩光,因为在黑夜树林当中追逐一个陆军特种兵哪怕是前陆军特种兵,跟送死是一个道理。

    唐晓军压抑自己的呼吸握紧手枪,视线透过灌木丛的缝隙观察现场。

    邓振华已经打完了最后一个弹匣,他伸出手去摸小史身上的战术背心。但是小史是趴着的压住了自己的弹匣,邓振华抓住他胸前的弹匣却拔不出来。拔了几下,邓振华放弃了努力,苦笑:“早就让你减肥,你就是不听。这下高兴了,把我也给害了。”

    枪手们小心翼翼爬起来,交替掩护接近依维柯警车。

    邓振华点着一颗烟,拔出手枪。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他对着前面活动的影子,勉强抠动扳机。

    砰!枪声一响,枪手就卧倒在地。邓振华继续对着这些影子射击,但是双手越来越颤抖。枪也随着手的颤抖,射出的子弹乱飞。

    咯,空膛挂机了。

    邓振华的神志也变得不清醒,他丢掉手枪摸出兜里的钱包。打开来,是妻子和女儿的合影。他抽出照片抚摸着,戴着战术手套的手指滑过女儿的脸,立即抹上了一片血。

    一双铁钳一般的手抓住他的特警战术背心试图拖他出来,他的右腿还卡着,惨叫一声抓紧了妻子和女儿的照片。枪手放弃了努力,站起身来。

    “是个好汉,给个好死吧。”一个戴着面罩的枪手冷漠地下令。

    一个枪手拿起手里的冲锋枪。

    唐晓军躲在灌木丛中,举起手枪瞄准那个准备开枪的枪手。

    他的食指开始颤抖,视线因为泪的涌动变得模糊。他咬着嘴唇,已经咬出来血。豆大的汗珠流下来,鼻翼随着急促的呼吸翕动着。

    哒哒哒

    枪手对准邓振华伸出车外的头部打了个点射。

    唐晓军放下枪口,咬住了地上的泥土。他眼睁睁看着邓振华的头部被子弹打碎,脑浆流出来。他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

    “解决剩下的人,撤离。”领头的枪手继续冷冷下令。

    其余的枪手开始对着警察的遗体补枪,都是头部胸部各一枪。

    唐晓军抬起头,泪水在流。他咬着泥土,手指深深抓进泥土里面。

    领头的枪手打开现场勘查车的后门,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法医缩在里面浑身发抖。两个枪手把她拉出来,她喊着:“我是法医——我是做技术的,你们不要杀我”

    领头的枪手挥挥手,其余的枪手让开了。

    女法医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的枪手无助地哀求:“你们别杀我,我刚刚结婚我怀孕了我有孩子”

    领头的枪手突然利索地拔出手枪对准女法医的头,当就是一枪。

    女法医猝然倒地。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