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八大胡同艳闻秘事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时逾午夜,宾客散去的却不多,因为大轴是梅兰芳、杨小楼的“霸王别姬”号召力太强了。

    话虽如此,座位之间,毕竟松动得多了。台上是龚云南的“滑油山”;吴少霖不爱听沉闷的唱工戏,便先向廖衡说道:

    “平老,这出戏带‘日莲救母’,好一会儿才能完;主人家备得有消夜的点心,要不要吃了再来?”

    “不!我不饿。”廖衡又说:

    “你们去吧!我在这儿闭月养神,回头听‘别姬’;顺便替你们看座儿。”

    “好!多谢,多谢。”吴少霖拉一拉杨仲海:“咱们走吧!”

    两人将呢帽放在座位上,一起挤了出去。走出大厅,到了院子里;吴少霖站住脚,将预先开好的一张支票取了出来。

    “仲海,这是你的三千元。”他说:

    “我再看情形,如果‘十三太保’都到齐了,我还可以给你弄个千把元。”

    杨仲海喜出望外,本以为吴少霖只是一句好听的话,总要到大选过后,才能分润若干;不想他言而有信,这么快就能兑现,而且还有后望,因而满面含笑,连连称谢。

    “小事、小事,算不了甚么?”吴少霖又说:

    “不过,仲海兄,你这一阵子有空,多陪陪平老;他见了一些甚么客,有甚么电报来往,希望你多留点儿神。”

    “我知道,我会打听了来告诉你。”

    “好!吃消夜去吧。”

    将那王府所备的蒸饺、稀饭吃得一饱,复回原处;等看完“霸王别姬”已是清晨三时。

    散出来时,人潮汹涌,车马杂沓,等了好久,并无一辆空车可供他们乘坐。好在月华如水,一金风送爽,由宽广的王府井大街,踏月归去,亦是一桩乐事。

    一路安步,一路闲谈,少不得又谈到了这天的堂会“平老,”吴少霖问说:

    “今天的戏怎么样?”

    “精彩纷呈,美不胜收。不过,”廖衡答说:“台上的戏,恐怕还不如台下的戏,变幻莫测。”

    “是啊!”杨仲海这天因为傥来之物的三千元,触发了许多感慨:

    “我是甲寅年到京的,这八年之间,已经历了新华春梦;辫帅复辟;黎菩萨两番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些‘大戏’,如今眼看赵匡胤又要黄袍加身了。”

    “你把曹三爷比做‘殿前都检点’的赵匡胤,身分倒也相当;只可惜他不是真命天子,他那位老弟曹四爷,更不是赵匡义。看起来,又是‘旁观者清’的一出玩笑戏。”

    民国创建之初,老名士王湘绮做过一副讽刺袁世凯的谐联,另加一个横额,叫做“旁观者‘清’”这“清”是指安居故宫的溥仪和他的“小朝廷”

    吴少霖知道这段故事,便即说道:“老有个‘旁观者清’,也不是一件好事;中国历史上,从没有那个朝代,亡了国还能盘踞在大内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怪事。”

    “不但中国历史上没有,外国也没有。”廖衡说道:“有辫帅所开的恶例在,难保将来没有第二次复辟事件。我倒很想提个案,不容有这么一个畸形的政治组织存在。”

    “平老,”吴少霖很注意地问说:

    “你是打算长住北京,行使国会议员的职权?”

    “有可能。”廖衡答说:“不过要看议员任期,会不会延长?”

    原来根据民国元年公布的“临时约法”而产生的国会议员,自第二年四月正式开议后曾经两度被迫停止行使职权,聚百散、散而聚,任期颇难计算,国会中正在酝酿提出延长任期的议案。

    吴少霖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如果延长任期的议案失败,办理改选,岂非又是一个摸鱼的大好机会?

    因此,他问:

    “平老,你对延长任期的问题,作何看法?”

    “我还没有仔细想过。等大选过后,我们好好谈一谈,看能不能提个案?”

    这一回答,不符吴少霖的愿望,自然也就不必谈下去了,只淡淡地答一声:“是。”

    “十三太保”来了十一个,由吴少霖代办报到手续;出席费加旅费,每人六百,总计六千六百元。

    吴少霖算一算帐,交际费一万,吴毓麟另送五千,加上这六千六百元,一共是两万一千六,除去送凯萨琳及杨仲海各三千以外,实收一万五千六,已超过原定目标的一万四千元了。

    饮水思源,对廖衡自然格外巴结“平老,”他问:

    “养精蓄锐差不多了吧?”

    “不,不!这两天我的‘团体’要开会,等大选以后再说。”廖衡又说:

    “我想到西山八大处去住几天;那时候看她能不能多陪陪?”

    好!我来跟卡果可夫谈。”吴少霖很关心地问。

    “平老召集开会谈甚么?”

    “总不会是谈杯葛大选,拿了钱不投票。你放心好了。”

    这句话说中了吴少霖的心病;当然,他是决不肯承认的“平老,你误会了。”他说:

    “平老的为人,我岂有不知乏理?”

    “我也是跟你说笑话的。”廖衡又说:

    “不过有个消息,我倒要告诉你,听说后天在甘石桥发支票,你知道不知道?”

    “我没有听说。如果真有此事,平老及贵同仁,自然应该援例办理。”

    其实,吴少霖是知道这回事的。他因为责任关系,认为还是到投票那天,在赴议院途中的汽车上发支票来得妥当;如今廖衡提到,他不能不作此表白。

    “对!”廖衡说道:

    “倘或受到不平等待遇,老弟,临时出了问题,我不能负责。”

    这话的语气很严重,吴少霖急忙说道:

    “平老,我马上去同他们交涉。”

    “老弟,你说的他们是谁?”

    吴少霖的关系是二吴——议长吴景濂;交通总长吴毓麟,他考虑了一下,认为找吴毓麟,因为彼此并无长官部属的关系,说话比较方便。

    “不然。”廖衡这几天打听到许多内幕“你还是找吴大头的好。”他说:

    “据我所知,只有高凌霨、王毓芝、边守靖是核心分子,连吴大头,也不过是主要经手人而已;至于吴毓麟、王承斌,都在外国,发言并无力量。”

    吴少霖不知他何所据而云然?既然他主张找吴景濂,自然按照他的意思办。

    “议长,”吴少霖率直的问:“听说十月一号在甘石桥发支票,有这话没有?”

    “有啊!通知已经发出去了,名义是开谈话会。”

    “既然如此,廖议员他们这个团体,在投票那天的车上发,似乎形成歧视,我跑腿的人,不好交代。”

    “是这样的,第一,那天会到甘石桥去的。都是些零星无所归属,而且都是五千元一票,另有加码的,要归经手人负责;第二,廖衡大开荒腔,‘三立齐’对他们不大放心。”

    “喔,‘三立齐’是谁?”

    “是高、边、王三个人在大有银行合开的一个户头。”吴景濂又说:

    “这件事,你不妨跟边清清去谈一谈。”

    “是。我这就去。”

    边守靖是直隶省议会的议长,不便出现在甘石桥国会议员俱乐部,所以诸事都是在家接头;等吴少霖赶到他家,津保派的知头正在开会。

    因为皖系的浙江督军卢永祥,发表了一个通电,指斥九月十日国会所举行的总统选举预备会,虚冒出席人数,形成弊端;并反对将来非法选举总统。

    据说张作霖将通电响应;又据广州来的消息,一旦贿选的局面出现,孙大元帅将联络段祺瑞、张作霖、卢永祥一致行动,讨伐曹锟。

    同时关外亦有情报,说孙大元帅指派汪精卫到奉天跟张作霖有所商洽;天津段祺瑞这方面,与广州亦有信使往还。孙、张、段三角同盟,正在酝酿之中,这天津保派的会议一,便是商讨对策。

    所谓“讨伐”有吴佩孚坐镇洛阳。不足为优,至少也不是眼前的事;对于卢永祥的通电,意见甚多,有的主张反驳,有的主张请吴景濂代表国会,发布声明,聚讼纷法,莫衷一是,最后是议而不决,不了了之,只是让吴少霖枯坐了一个钟头而已。

    听差将他延入小书房。边守靖很客气问道:

    “少霖兄,有何见教?”

    “边议长,我有苦衷奉陈——。”

    等吴少霖道明来意,边守靖答说:

    “我们决无歧视廖议员之意。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连个名单都没有送给我们;我们又何从预备。”

    “名单现成。”吴少霖说:

    “一共十一位,都已经在国会报到了。”

    “报到的议员很多,我们无法知道,那位是属于那个团体。现在闲话少说,我想请少霖兄开个名单给我。”

    “行!我现在就可以开。”

    旁边另有张书桌,现成的笔砚;等他将名单开好,边守靖也盘算停当了。

    “少霖兄,支票我可以先开给你;不过,你能不能负责,请你自己酌量。”

    “能。”吴少霖毫不迟疑地答说。

    “好!不过我声明在先,投票是十月五号,支票开十月六号,都用‘抬头’;投票那天,那位没有到,支票是要止付的。”

    “对!这个办法很公平,也很妥当。”吴少霖紧接着说:“不过支票有个开法,廖议员这个团体要提公积金,每人五百元,这个数目,清边议长并入廖议员的支票,一起开好了。”

    “可以。我交代他们去办。”边守靖唤进会计来,当面嘱咐清楚;然后问说:“少霖兄,你听到甚么消息没有?”

    这当然是指有关大选的消息:“消息很多,不过都是马路新闻。”吴少霖问道:

    “有一说是,吴议长将来要组阁一;不知道有这话没有?”

    “这是吴议长的要求。曹大帅已经很明确地答复他了:大选尚未揭晓,现在谈这件事,为时尚早。”

    “曹大帅必登大宝,对于组阁的人选,总已经在筹划中了吧?”

    “还没有,”边守靖答说:

    “老实奉告,这件事牵涉的方面很多;曹大帅即令有心借重吴议长,恐怕他一个人也作不了主。”

    “是要跟谁商量呢?”

    “至少要征询、征询贵同宗的意见。”

    吴少霖略想一想,便即明白,是要征询吴佩孚的意见;心里不免替吴景濂耽心,虽然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字、但吴佩孚一定不会看得起吴景濂。

    “少霖兄,”边守靖郑重嘱咐:“刚才我的话,不足为外人道。”

    “是,是。我明白。”

    不久,会计将支票送了进来,一共十二张,除了廖衡的那张是两万零五百元以外,其余每张都是七千元。

    “数目不错吧?”会计问说。

    吴少霖算了一下回答:

    “不错,不错。”

    “那末,请吴先生签收。”会计又说:“大有银行在前门外二条胡同。”

    会计另外备了一张收据,上面列明支票号码,但未写钱数;吴少霖签了名,又取下印章戒指,铃了名印,兴辞而出。

    在洋车上,他仔细看了支票,一共两个图章,长的是“三立齐”;方的是“洁记”边守靖字清清,可知是边守靖的户头。吴少霖记起廖衡的话,恍然有悟于“三立齐”的由来,高凌霨、王毓芝代表曹锟;边守靖代表曹锐。此“三”人拥“立”曹锟,是真正的“从龙之臣。”

    吴少霖也想通了,廖衡这个小组织的成员分子复杂,到时候是不是会投票选曹锟。或者虽投而有意造成废票,事不可必。曹锟能不能当选,无须关心;要关心的是自己的前程。

    因此他在将支票交给廖衡时,有句话交代“平老,”他说:“上海人打话:‘光棍好做,过门难逃。’我求平老跟贵同仁,帮我打个过门,免得我饭票子过河。”

    “言重,言重。老弟,你说,这个过门,怎么打法?”

    “这个过门,就是让我明明白白交了差。投票那天,我备三辆汽车,一起到议院;只要大选筹备处看清楚,我经手的十二位都到了,我就好交差;至于领了选票,怎么投法,我不敢于预,不过选票一定要领,领了一定要投”

    “好,好,没有问题,一定如言照办。”廖衡又说。

    “不过有件事我一定要先弄清楚,空白选票上会不会做暗号?”

    “不会。”

    “那就更无顾虑了。我是怕空白选票上有暗号,事后检查,发觉谁投了废票,连累老弟落包涵。”廖衡看了看支票说:

    “老弟办事,干净俐落;我也决不会做半吊子。喏,你把我的支票拿去,替我刻个图章,到银行开个户头,把支票本领回来以后,你的六千五百元,我开支票给你。”

    吴少霖一愣,怎么会是六千五百元?细想一想才明白,廖衡也愿意把争来余额奉送;他是两个“乞巧数”双份一千元,就变成六千五百元了。

    这一千元以不取为妙“平老,”他说:

    “你仍旧给我五千五百好了。平老的两份我不敢领。”

    “不,不!老弟你不必跟我客气。”

    “这样,”吴少霖改了主意“这一千元,请平老送仲海好了。”

    “我另外要送他。你如果愿意帮他的忙,亦无不可;不过我会说明,其中有一千元是你送他的。”

    虽是不义之财,授受之间,却显得很义气,吴少霖心满意足地答应一声:“是!”接着又问:

    “开户用甚么户名?”

    “用‘平记’好了。”

    “好!我马上去办。回头在那里碰头?”“还是凯萨琳那里好了。”吴少霖答应着走了,办好了开户的手续,到约定的地点“廖衡已经在那里等了。“

    一是在中国银行开的户头。‘平记’的户名,已经有了;我斗胆加了一个廖字。支票。图章、收款单,请平老点收。”

    “劳驾,劳驾。”廖衡当即开了一张十月七号五千五百元的支票,交割清楚。

    “平老,”廖衡低声问说:

    “你预备那天骑洋马?”

    “我想到投票那天。”廖衡又说:

    “想到西山‘八大处’去逛逛,你能不能替我安排?”

    吴少霖点点头,表示在考虑;其实,他心里考虑的是,如何设法劝阻廖衡打消此念。

    因为他原来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制造纠纷,作为花君老二与廖衡闹翻的藉口。

    他们如果是在城内任何一家饭店住宿,花君老二可以装作出条子无意撞见,真赃实犯,无法遁形、如果是在西山“八大处”花君老二出条子不能出到那里去,岂非坐失机会?

    转念一想,廖衡也很够意思不必如此;而况这纠纷闹出来,小报记者追根究底,可能将自己也会牵连进去,是件很划不来的事。

    于是他说:

    “我先来联络一下看。”

    当然是跟卡果可夫联络;他原以为只是一个短局,听说要带到西山八大处,自然是停眠整宿。不免面有难色。因为凯萨琳要照料买卖,无法抽出那么多的时间。

    “你不会临时请一个人来照料?”吴少霖说:

    “请个短工,一天不过十几二十块钱的事。”

    “钱是小事,生手连菜名都不知道,上菜的规矩也不懂。”

    “那就请个熟手。”吴少霖取出皮夹子掏了一叠十元的钞票,约是七、八十元,往柜上一放:

    “就这样说了,十月五号下午四点钟,我派车来接。”

    卡果夫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吴少霖回到原处,将交涉情形说了一遍,廖衡少不得又夸奖了一番。

    十月二日深夜,边守靖家照例有个集会,除了高凌霨、王毓之以外“核心分子”诸如吴毓麟、王承斌、熊炳琦等人,亦都必到;所谈的头一件大事,便是计算票数。

    “亲自到甘石桥来领的,一百九十四;中间人经手代领的,三百七十三,总数是五六七。”王硫芝提出报告:“还差十六名。”

    原来两院议员总数为八百七十四人,照“大总统选举法”规定“大选会”须有议员总数三分之二出席,计为五百八十三人,还要十六个人,方始够数。

    “嘎,”边守靖说:

    “总数是五六八。邵次公的支票,我托他的同乡王少南带给他了。”

    “那也还差十五个。”

    一句话未完,听差来请王统芝听电话,是曹锐从天津打来的。

    电话就在他右边的茶几上,拿起话筒听不到,两分钟,便举起左手,用食、拇两指,搭成圆圈——这是新流行起来的一个手势,表示英文的ok。

    “行了,”王毓芝放下电话筒说:“曹四爷说:天津有九位,明天进京;齐抚万派人护送六位,准后日到京,正好十五个人。”

    齐抚万便是江苏督军齐燮元。当津保派发动贿选时,派定各省督军、省长“报效”的金额,数目最高的是山西督军阎锡山、湖北督军萧耀南、江苏督军齐燮元,每人五十万。

    齐燮元除了出钱以外,还很出力,衷心希望曹锟能够如愿以偿。从表面看,他的江苏督军由代理而真除,出于吴佩孚的力保,直系“办大事”自当尽心协力;其实另有深意。

    原来,曹锟之当选与否,对萧耀南与阎锡山的关系不大,萧耀南是吴佩孚的嫡系,只要吴佩孚的实力够,就算曹锟不当大总统,他的地位亦不会动摇。

    阎锡山更是根深蒂固的“山西王”他从辛亥革命、山西独立开始,便采取闭关自守的宗旨,山西与邻近各省,书虽同文,车不同轨;山西的铁路采用较标准轨道小一号的“开普轨”与他省不能通车。报效曹锟大洋五十万,无非卖个情面;大选结果,他不必关心,反正谁来当政,都动不了他的山西督军。

    但齐燮元就不同了。江苏膏腴之地,虎视眈眈的,颇不乏人;而且,传说中他曾两次“杀上”

    第一次是护国军兴师讨袁,他是入湘的第六师师长马继增部的第十二旅旅长,行军途中,马继增神秘暴卒,齐燮元因而升任第六师师长。有人说。马继增之死于非命,是齐燮元的阴谋。

    第二次是民国九年秋天。那时,他是苏皖赣巡阅使兼江苏督军李纯的副手。有一天忽然传出李纯的死讯,内情不明,流言四起,有的说他是厌世自裁;有的说,他是死于误杀,而如何误杀,又有两说:一说是他多内宠,其中有个姨太太与他的马弁通奸,为李纯撞破,以致被杀;又一说是李纯与他的侍众副官毕正林的妻子发生暧昧,本夫杀了奸夫;但也有人说,李纯是为齐燮元所杀。北京并曾特派财政部次长潘复专程到南京调查,而并无调查报告,益显得内情复杂。

    这些传言都颇不利于齐燮元,因而急于想成拥戴之功,以求固位。本来离京的国会议员,多集中在天津、上海三地,而散处原籍的,亦有三十余人。其中以江苏最多;齐燮元便分别派人登门劝驾,软哄硬逼,罗致了六个人,特派一名机要秘书,一名警卫营长,带领枪兵八人,挂了一节“蓝钢车”由津浦路北上,名为护送,实为押解。车到天津,时在十月四日上午。

    其时曹锐已派了人在车站迎接。送到天津最有名的旅馆,位于英租界的“利雅德”休息,随即奉上请帖,中午在利雅德餐厅请吃西餐;餐后上车进京。

    其中有一个江苏常州选出来的众议员朱溥恩,洗完澡休息,随手拿起一份报,触目大吃一惊,只见第一版头条的大标题是:“众议员邵瑞彭公布证据,控告高摄揆吴议长贿选。”

    控诉状的案由是:“为告诉高凌霨、王毓芝、边守靖、吴景濂等因运动曹锟当选大总统,向议员行贿,请依法惩办,以维国本,而伸法纪事。”

    正文共分四段。第一段是抨击曹锟,说他“以骚扰京师,诩戴洪宪之身,”首揭他拥护袁世凯称帝的往事。而竟“不自敛抑,妄希尊位”部署分为四个步骤:“遥制中枢、连结疆吏、多方搜括、筹集选费”是第一步;“收买议员、破坏制宪、明给津贴、暗赠车马费”是第二步;“勾通军警、驱逐元首”是第三步;“速办大选、定斯付兑、诱取选票”为第四步。

    接下来第二段指出组织买票机关、开出支票已在五百张以上。

    然后第三段陈述他个人取得支票的经过:邵瑞彭说他“持身自爱,于此等事未敢相信,适值同乡议员王烈将前往该院,托其向王、边探听。王君回谓,该被告等已将选举曹锟之票价支票五千元,交我带交,退还与否,听君自便,我不负责等语。瑞彭当将支票留下,作为控诉证据。”

    最后一段,除了指控高凌霨等人所犯的法条以外,特别声明:“曹锟、王承斌、熊炳琦、吴毓麟、刘梦庚等,分属军人,当依法另向海陆军部告发。”拟附的证据,则是“甘石桥通知一件;五千元‘洁’字签字,有‘三立斋’图记,背注‘邵’字之支票照片,反正两面共二纸。”

    正看到这里,同行进京的参议员杨择,手持报纸,来找朱溥恩,一见面就问:

    “你看到了?”

    “看到了。”朱溥恩说:

    “邵次公看起来很文弱,想不到会有此激烈手段!”

    “闲话少说。”杨择看了看周围,放低声音问:

    “你有何感想?”

    朱溥恩沉吟了一会说:

    我有我的事业,总不能为了区区五千元,出卖名誉。前一向是齐抚万一再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