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朱天文中短篇作品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今年的夏天像他十五岁那年的夏天。

    太阳永远直直地从当空射下,万物没有影子。那年的大气层八成还没有被污染,山河丽于地,一走出屋子,就给银晃晃的白天照得认不得路。他失身给他们村子里篮球打得最好的贾霸。

    贾霸的篮球,神的!不是盖。

    他被贾霸推到墙壁上。贾霸吐出来的呼吸弥漫在屋里,麝香跟松枝的气味,把他醚昏。他像被嵌进霉湿冰凉的墙里面,然后击碎,碎成一缸淋漓的流星雨。那一刻,听见天降下大雨。

    醒时他站在老榕树底下,外面下着亮通通的干雨。雨声却很吓人,打在树叶跟窗子的遮雨棚上,仿佛世界末日。雨那么大,树底下可一点不湿,树外面有一半在空中已蒸晒掉,有一半落下来遍地击出烫腥的尘烟。

    贾霸站在他旁边,铜山铁城,喊着他小佟,小佟,对不起。

    他察觉贾霸浓浓看着他的眼睛,也充满了松脂的醚味,牢牢把他罩死,像蟾蜍被蛇盯住,只好给吃了。千百条榕树的须根哗一阵飘扬起来,雨都朝天上卷去。

    今年是大气层的回光返照,每天下午他漂浮在社区的游泳池里,仰望无尽透明之苍穹,该死那问了几千年的老问题就在无尽之处,突然向他问了,为什么要活着?活着究竟是干什么呢?

    大哉问!他怒气地伸出一根中指去操它天空老妈的,干伊娘。一翻身奋力游它个来回十三趟,用他依然充沛的体力去堵住那悠悠千年之口。拚得力竭,死在水上。

    但也有衰的时候,都三十啷当岁,这个圈子里,三十已经是很老,很老了。蓝得令人起疑的池水,把他泡成一条蓝色的鱼,眼泪泪泪涌出,从鬓角淌下汇为蓝色的水。南海有鲛人之泪成珠,他什么都不是,任凭生命流光,身体里面彻底的荒枯了。

    他久已不去三温暖,爱滋病蔓延之故。今天彻底荒枯的身体里,把他逐泊到这里,却被一幅废弃的景象震骇住。繁华的炼狱,剩下余烬升起硫磺烟,是昔日的泛滥情欲,游魂为变,缕缕袅袅穿过光束消失。谁还来这里,就他们这三、五个不要命的渣子!

    渣子,他对自己这副身体也索然无味到反胃的地步。老死坐在那里,谁都不理,一根晒干成棍的木柴鱼。令他遥远记起老妈的那只宝贝木柴鱼,盘据着他整个童年的嗅觉,只有客人来时,才从橱柜抽屉拿出,费力用菜刀刨下一堆木渣,扔进锅里跟豆腐大白菜一起煮汤。会打死人的木柴鱼,掷地有声,每次削完仍包好放回抽屉,却像不会减少的,一直是那么大,最后还当成礼物送给了二舅婆。

    身体是累赘,刨成木屑消灭了罢。但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他。

    没有用的。暴烈如雷光闪击一逝的激情之后,是无边无涯无底无声息的无聊,沙海之漠,吞噬心灵。他在心底冷冷的笑,老子没兴趣。抬起和尚一般的眼神,望向那双看着他的眼睛。

    有一刹那,他们彼此看到。在那空空心巢的浩瀚座标上,他跟他遇见。

    没有用。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他对体内挑起的一串凄丽的颤音这样说。但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像十七年前剥夺了他的贞洁的眼睛,浸着醚味,强烈拨动他。断弦裂帛,他跟他相偕而去,就如花跟蜜蜂遇见,一样的自然注定。

    他们到十楼的高空中裸裎相向,高架桥自窗边飞越而过,桥灯照射一片橘色,南北车辆轰轰橙橙在他们头上奔驰。他伸出双手去拥抱他,他也是。他们都去拥抱对方,同时都要给。这是一场错乱潦草的缠绵,不知什么时候就停止了。

    并列在枕上。里面是黑的,外面桥灯,橙天橘海像荒原上的黄昏,映进来把他们的裸身涂上一层铜锈绿。做得太逊,他回避不去看他,那是一躯道道地地的男人的体格,结实有气力。

    他起身穿衣服,他也爬起来去穿。满屋子全部是穿衣服的声音,皮带扣子和钥匙环叮叮当当乱响,很吓人。忽一刻又都停止了,悄然无声,窒息人。他看见一座写着evergreen的大货车从窗边凌空驶过。长荣,evergreen,小佟说,这样打破了沈默。

    什么?他问。

    我有一个朋友在长荣,拚得跟条老狗一样,小佟说。长荣海运,我朋友跑了两年船,调回岸上,结了婚。

    他说,我叫锺霖,你呢?

    走吧,小佟说。

    锺霖高他半个头,爽爽落落,不粘。碰过的太多,凭直觉,他知道这次遇到了极品。愿不愿意告诉我电话,他问。

    你叫什么?锺霖又一次问他。

    他想想,讲了真名,叫我小佟吧。

    伸出手,让锺霖把电话号码刺痒的写在他掌心。我可不可以打电话给你?

    锺霖直直下巴表示肯定,嘴角一扯笑了。怪怪那是眷村男孩才有的笑法,他熟悉到已经忘记的笑容,又出现了。我送你上车。

    不,我送,锺霖说。

    我送。他握住他的手,他也握住他的,比在床铺上才感觉到了亲密。夏夜如黑檀木沉香的街上,远空中湿溶溶浮一团红灯,不久化为绿灯,低空一盏晶黄小灯呼呼飘到跟前停住,一部墨蓝计程车。他们已放开手,眼睛却互相依恋着。

    慌慌的,他邀约他,要不要喝杯酒?

    喝吧,锺霖说。

    计程车已开走,他们带着刚从冷气间出来的余凉和肥皂香走了一段路,肩并肩清心寡欲,真好。反潮的露水把所有建筑物都淹没,剩下不熄灭的霓虹巨灯宛若星体浮在空中。满月打水里捞出,淋淋漓漓随着他们走,走一下子,浑身也湿了。搭了车去myplace,像从雨地逃进屋来。

    一杯长岛冰茶,不,冰岛长茶,他跟茉莉开玩笑说。

    媫思敏茉莉变了一种发型,刘海稠稠剪在双眉上,熨贴的直发到耳朵一半烫起密密小卷覆住颈子,擦了慕思,黑漉漉的复古式头,问锺霖喝什么。

    锺霖要一杯曼哈坦。

    他食指伸去拂锺霖眉心的一绺黑丝,拂开又落下。露水把他们的发压得薄薄包在头皮上,凸显出妖细似蛇的眉眼,复古之人,几可乱真。

    你看起来好像跟每一个人都有仇,锺霖说。

    会吗?他心底其实高兴,至少他是有别于别人的。

    你一个人坐在那里,脸像有一层盐霜,锺霖说,没有人敢找你。

    会这样吗?的确他是一具被欲海情渊腌渍透了的木乃伊。所以你就来找我?

    玩嘛,就痛快玩,干吗弄得一副民不聊生得样子,锺霖语气可冲。

    他真想抱住他亲一下,多么幸福啊,mylover。有一天会叫你玩到不要玩,玩到要呕吐,赖活不如好死的时候!

    那时我就marry,锺霖说。

    毕竟用了英文来取代结婚二字,仍叫他心抖抖一颤,冷笑着,你很幸运。

    小佟,锺霖热烈的呼喊他,把他喊回来,小佟,把他喊热来。

    锺,你很酷,他惨然笑了,酷!

    不是这样小佟。我跟你说,我觉得你不一样,我一定要跟你先说,我有一个girlfriend,我们认识快五年了,make过,我想最后我会跟她一起的,一起这么久了,对罢小佟。锺霖朝他直着下巴,撇嘴笑,半霸半宠,迫他承认。

    他凄促一笑,她知道吗?

    不知道。

    也没压力?他看着锺霖坦白如雪的眼睛,唉是个尤物,心里叹服。你是半路出家?

    有一次喝醉酒,被搞上的,锺霖说。

    常去那里吗?他们相遇的可纪念之处。

    今天是第二次,锺霖说,你跟我碰过的不一样,被拐的?

    有什么差别,他弃世的说,不都一样。

    喔no,锺霖鼓舞着他,这很不一样。

    其实当个纯的还好,他忽然很怨毒,起码他们是人力不可抗拒,我们,自甘堕落。

    你要这么堵拦我也没办法。锺霖喊他,ㄟ、?小佟,ㄟ、,快乐点,用杯碰他的杯,锵锵响。

    他无法置信望着他,方口方鼻搁浅着,感觉灼烈的辣泪滴在心上,烫破一个洞。锺,爱不爱她?

    锺霖想了一想,爱吧。

    那你真该去死。

    我想也是,锺霖萎下头,有些懊丧的,像一棵无辜的向日葵。

    他已经原谅他了。打电话给你,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锺霖掰开他手,又写下另一个号码,家里的,晚上打。我爸妈跟姐姐,你听到那个哑哑的声音,就是我姐,跌停板,嫁不出去了。

    他叹气,你连我的电话也不想留。

    锺霖把手掌扔给他,裂齿恳恳笑。一目了然的掌纹,大骨头手,数目字写在掌心,铁定是自来水冲走的命运,不会被记住,他知道的。喝酒,喝酒。

    你想要的话,可以啊,锺霖说。

    他不敢看他,普渡众生么,谢了,不受渡的。他说,要你想要,我才要。

    anytime,都可以,真的小佟,锺霖说,你说一声就是,打电话也可以。

    他的目光一部分侧侧越过他鬓边,望向吧枱顶倒挂的一只只高脚杯像长满一架子冰碎葡萄,漠漠无限远处,绝圣弃智。一部分目光留下来,在他身体近周,吟荡低回。情人心,海底针,他拍拍他手背,算啦,几年次的?

    四十六,锺霖说。

    他吓一跳,不像。为四字头喝一杯,我四十五。

    锺霖扭住眉打量他,不像,揍他一下肩膀。你知道,现在满街跑的都是五字头,邪门。哥儿们的调调,他喜欢,心底松暖起来,六字头都出来混喽!他保养体魄如保养他的小牛皮公事包。

    多雨的五月他交掉一份戏剧巡回演出的海报设计后,遇见两个六字头,十七岁,十六岁。两条爱吃麦当劳的山林小妖,聒聒噪噪像连体婴粘在一起,午夜场散场后就跟住了他。带去卡拉ok唱到凌晨,喝掉一瓶玫瑰露,一瓶绍兴酒,他们的歌他不会唱,他的歌他们没有听过。

    雨珠荒天荒地罩住他,夜行车灯突然照破混沌,光眩里雨箭上下乱飞,照过去了。一堆黑影跟着他,仍是他们,湿淋淋两只笨猫,让他拾了上车带回家。他喝太多酒,昏昏入睡时,脱光的两只猫已扭一起,窗檐雨一阵没一阵,霪霪下到他的梦里面。

    醒来上厕所,灯大开,亮通通一个倒卧床下,一个横在门边,凸凸凹凹,唉没长成人形,找两块毛巾帮他们盖上肚子,关掉四盏灯。

    上午爬起床,听见他们在放录影带看,引狼入室,心里后悔。白日青天之下照面,原形毕现,全部见光死,一切,一切,非常干索。吃掉他一条全麦饼干,半罐酸酪,只好带他们去吃饭。

    十七岁的有一双重浊的黑眼圈,像印度人眼睛,纵欲沉酣,浸透着无可如何,超世悲怜。滋味复杂的眼睛,却是空脑壳,都听十六岁主张。没一刻停住吃,他们要,他买。一大袋子轻飘的粉白粉红粉绿球体像婴儿玩具,入口化成甜味,一颗颗吃空屁。明治软糖咬起来像橡胶,e。t。吃的m&m糖。一包胶糖形状如腰子,艳奇的水果色,雷根总统最爱吃,十六岁的说。

    十六岁看出他倾爱十七岁,便挟持十七岁,玩游乐场,打小钢珠,时不时投他哀怨的眼光,搞三角习题。他随他们从这里逐到那里,潮湿人群中,那里又转去那里,黄昏的都市已亮起灯,不知为什么他们却走在水门堤岸上。十六岁转眼不见,让出给他们。

    阴阳脊界,一边是都市背后稀稀落落霓虹灯,一边是都市倒影,水风腐臭十万八千里从幽黑彼岸刮来。他带十七岁走下倒影这边,按到粗砺的堤墙上狠狠亲了一遍,像若干年前贾霸对待他。

    十六岁又出现,双影在阴阳界上巡行。

    天撒下牛毛雨,三人复合。

    就住附近,送他们到楼下,道别后,十六岁又折回来,有东西给他,上楼看。暗魅魅进屋里,没开灯,十六岁给他一巴掌,哭起来,别哭了,抱住十六岁,和着泪水咸咸的亲吻。十六岁拉他压倒,跟他要,他就给,清清醒醒给,也愉乐,也寂寞。

    雨停时他起身走了,踩着潮亮的光影行在水上,肉身菩萨,夜晚渡众生。

    他跟锺霖道别,手去搭手,锺霖很静,但嘴巴热络,打电话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