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从养尸开始肝出个左道仙君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真灵奉神魔阵一石道之中,一念关山盘坐在地恢复金丹的法力消耗,曲无忆在一旁放哨,但曲无忆距离一念关山足有三丈之远。

    无法靠近。

    也不敢靠近。

    因为在在一念关山的身前,有一件有柄的暗红色柱形魔器由身外假丹人傀驱使着,在其驱使时有血凰外道魔气化作的细小魔蟒不断半丈之地飞舞。

    在魔蟒飞舞间,一层薄如蝉翼的血凰外道魔气化作壁垒,将一念关山周围一丈之地护在其中。靠近者,魔蟒缠身;沾染者,血凰外道魔气焚体,金丹也不例外。所以曲无忆在得到警告之后,躲在了三丈之外。

    但也就在一念关山恢复金丹法力时,魔蟒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嘶鸣一声。

    下一刻,魔器颤动。

    柱形魔器器身之上开始出现各种黑色秘文,那股薄如蝉翼的血凰外道魔气顿生涟漪,不过这种变化只持续了一两息时间便归于平静。

    “老祖。”

    但知道石阵之中凶险的曲无忆面色骤变。

    一念关山蹙眉凝视一眼身外假丹人傀手中的魔器,思忖片刻后开口道:“无妨,有隐匿的真魔出现在了千丈之地内,所以才触动此器。

    此魔器可破除千丈之地任何隐匿之法,且不受石阵压制,你我有此器守护便可不用担心真魔偷袭。纵然有三阶中等真魔杀来,老夫也可靠此器周旋。”

    曲无忆闻听此言,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有彻底放下心来,魔气再度异动。

    “又来。”

    一念关山淡淡道:“无妨,不用紧张。不过这片区域出现真魔越来越多,不是什么好消息。驱动此魔器对老夫来说消耗太大,以至于金丹法力恢复极慢。无忆,你送一道阴法入魔器其中,助老夫驱动此器,待老夫金丹法力恢复盈满,我们便离开此地,另寻安全之所。”

    “是……”

    曲无忆颔首,但看着身外假丹人傀手中的魔器,多多少少心中犯怵。

    但一想到老祖乃是一手提拔、栽培她的人,也是教她炉鼎之法的传法恩师,他们之间的关系远非常人可比。再者说了,重塑神绝千峰还需要她,老祖不可能对她怎么样。

    思忖几息后,曲无忆将阴法送入魔器之中,助身外假丹人傀驾御魔器。

    百息之后,没有任何异常,老祖也在专心致志恢复自身金丹法力,曲无忆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看来是那杜姓尸修来了。”一念关山心中暗言,心里已经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但他没有退。因为已经退伍可退,只能放手一搏。

    谛深寒、阴阳三元、杜姓尸修入洞天之时,他第一时间便收到感应。

    三人分开寻觅,他也有所感应。

    无他。

    只因他是洞天之主。

    不过不得不说,这杜姓尸修还真敢强,没多久就在他的感应之中消失。

    消失后又进入了石阵之中,还这么快就找了过来,看来其身上的机缘也不校对此,一念关山并不诧异,因为杜姓尸修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这件属于血凰魔君的三阶极品魔器目前他只炼化了三成而已,能驱使的能力并不多,纵然能屏蔽天机,但不可能阻挡一切追踪之法。

    “既然你敢一个人找过来,那老夫就算是不计代价,也要将你杀了。”

    若将杜姓尸修镇杀,便可成为投靠林将的投名状,也能获得其身上的机缘。

    法体魂三修入金丹,且镇杀底蕴深厚的东极仙城城主臧千剑,何其夸张,其身上的尸道机缘岂会小?等日后弄到那狗运小子的身外筑基飞尸,走人形尸道也算不错。

    ……

    魔阵中。

    温九控制东泉不化骨徐步往前,无相魔尸则在东泉不化骨一丈之外。有那件魔器在,温九索性没有再让东泉不化骨隐匿,而是堂而皇之往前。

    当距离一念关山越来越近时,温九感应到一念关山忽然异动并站在石道当中,似乎在等待东泉不化骨的到来,且周身已经显现法力波动。

    至于那件魔器的波动,则在一念关山的身后。

    “这是准备殊死一搏了。”温九阴冷一笑,停下两尸的前进步伐。

    想用那件魔器和我拼?

    我偏不和你拼。

    温九没有犹豫,直接控制无相魔尸调转方向,只是东泉不化骨则停在往后退两百丈,时不时施展三川鬼隐,引起一念关山的注意。

    无相魔尸则直接绕道,从另一条路往魔阵的核心区域而去,最后找到一尊性情暴躁的三阶中等真魔。无相魔尸抬手便给了它一下,激怒真魔。

    真魔悍然愤怒咆哮一声,化作兽形追向显露一些气息的无相魔尸。

    速度很快。

    远在无相魔尸之上。

    不过无相魔尸胜在可以随时隐匿,让真魔失去方向,只能无能狂怒。

    在其无能狂怒之时,无相魔尸再给其背刺一刀,给本就愤怒的真魔火上浇点油。反复几次后,真魔彻底暴怒,显现三丈真魔之身追击无相魔尸。

    无相魔尸则一路往一念关山所在而去,在可以看到一念关山处再度隐匿。

    失去无相魔尸的气息后,真魔的目光便只有一念关山和曲无忆二人。

    愤怒当场转移。

    本在等待东泉不化骨的一念关山看到这一幕时,面色骤变,手中立刻出现一张三阶中品符箓,“怎么会突然有三阶中等真魔杀过来。该死,这下麻烦了。”

    语落。

    三阶真魔三丈魔身咆哮着朝一念关山杀去,硬接三阶中品符箓一击,眨眼间便杀到两人身前。一念关山只能调动魔器,以大量血凰外道魔气抵挡。

    然而。

    纵然如此,也只是能抵挡而已。

    温九通过无相魔尸静静地远观着这一幕,等待真魔将那件魔器的虚实探出来。在僵持一刻钟后,助力身外假丹人傀的曲无忆消耗巨大,只能赶忙求助于一念关山,但一念关山同样也消耗巨大。

    “老祖,要不我们逃吧?”

    曲无忆毫不犹豫开口。

    一念关山凝重道:“这石阵之中,真魔比我们熟悉,速度也远在我们之上,在不能使用遁法的情况下,不管怎么逃,还是可能会被追上。”

    曲无忆有些惶恐,“老祖,那怎么办?”

    “老夫有一法,可将其诛杀。”一念关山似下定了什么决心,沉声开口。

    “老祖,何法?”

    “那就是……借你命一用。”

    “啊?”

    曲无忆以为自己听错了。

    下一刻,魔器周围的那道魔蟒便沿着曲无忆的法力朝着其猛扑过去。曲无忆惊恐之下想停止法力输送,可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停止。

    “别挣扎了,你的经脉、金丹早已被魔气侵蚀。”一念关山漠然开口。

    曲无忆双眸之中满是惶恐和不敢相信这一切的神色,“老祖,妾身可是……”

    话音未落。

    魔蟒已经缠身,其体内早就暗藏的血凰外道魔气也轰然爆发,瞬间将其点燃。魔蟒吞吐间,曲无忆的金丹、寿元、法力等等一切尽入其口。

    庞大的力量使得魔蟒气息越发强盛,魔器也是着如此,从而导致血凰外道魔气杀伤力开始暴涨。原本只是抗衡,下一刻便成了碾压之势。

    看着这一幕,温九不由得感慨连连,“不愧是你,我就知道曲无忆会死你手中。”

    这老东西,还真不让人失望。

    牺牲一位金丹,强行增加魔气的杀伤力,短暂拥有比肩金丹后期战力,但这魔气相比起三阶上品符箓要诡异太多,连真魔之身都会其点燃。

    若是东泉不化骨沾染,恐怕十有八九也会是这个下常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温九毫不犹豫控制无相魔尸再入石阵,直奔另一尊三阶中等真魔而去。

    无相魔尸穿梭其中,如入无人之境,通过真灵神树则能迅速感知到三阶中等真魔位置。再度将其激怒后,温九控制无相魔尸一路将其引向一念关山。

    当又见一尊三阶中等真魔时,一念关山本是阴笑着的面容骤然凝固。

    “怎么又来一尊1

    一念关山懵了。

    之前深入石阵,运气不好才会遇到一尊三阶中等真魔,可现在三阶中等真魔竟然陆续找了过来。难道是动用了这件魔器的原因?

    “该死,早知如此,就不入石阵了。”一念关山现在感觉根本不是什么杜真人找了过来,就是这件魔器吸引了真魔,从而导致异动。

    “失策1

    一念关山暗骂一声。

    然而。

    现在已是退伍可退。

    一尊三阶中等真魔,祭了曲无忆,他尚有逃走的机会。

    可两尊三阶中等真魔,逃走的希望非常渺茫,甚至可以说近乎没有。

    不得已之下,一念关山只能加大输出,血凰外道魔气升腾二十丈高,将整条石道尽数包裹。原本的碾压之势,也再度回到势均力敌势态。

    但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献祭曲无忆所得的魔气已经消耗一空,血凰外道魔气的攻势渐渐显现颓势,两尊三阶中等真魔已是愤怒至极,见一念关山显现颓势便开始拼命攻击,不光将那条魔蟒震碎,那身外假丹人傀也被震得无法继续掌控魔器,逼得一念关山只能亲自上阵。

    十息之后。

    一念关山倒飞出去,气息越发萎靡,血凰外道魔气也跟着消退大半。

    “完了。”

    一念关山面色唰一下变得惨白,爬起身来猛灌十几颗疗伤丹药疯狂外逃。魔器已经来不及收回,和身外假丹人傀皆遗落在了原地。

    两尊三阶中等真魔化作魔气猛追过去,速度之快,距离一念关山俨然越来越近。

    感受到身后越来越近的真魔,一念关山内心渐生绝望,绝望到了极致便转为愤怒和不甘。他实在不甘心,为何百般算计,却一步步走向了绝路。

    “为什么……”

    一念关山悲愤开口。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在身后响起,一念关山立刻感应到两尊真魔戛然而止。没等他回头,数道攻势又接踵而来,落在真魔周身。

    轰——

    轰——

    魔气爆发,两尊真魔立刻调转方向,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追击而去。

    “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1一念关山大喜过望,继续往前逃去,同时遇到控制身外假丹人傀将魔器收起,但下一刻刚绽放笑容的面色便当场凝固。

    没等反应过来,身后便有尸气显现,面色凝固之间一股摄魂之力便轰然落下。

    “不1

    “原来……”

    绝望咆哮声戛然而止,一念关山的双眸渐渐失去神采,变得无限空洞。

    至死,一念关山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杜姓尸修在搞鬼,那三阶真魔其实是那极为擅长隐匿的外道隐魔门魔丹魔修引来的。

    这杜姓尸修连正面拼杀的机会都不给他,一步一步将他算计至死。

    然而。

    明白这一切时,他已经彻底失魂。

    沦为行尸走肉。

    ……

    冷溪山中。

    一念关山的灵魂终于到手后,温九难掩笑容,直接搜索关于荫州左道录的下半卷。      同时控制无相魔尸甩开三阶真魔,皆假丹人傀和那件魔气收入囊中。

    至此。

    他在神陨山脉最后的目的也已经达成。

    细看荫州左道录下半卷,温九率先看到的便是其上限,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没有元婴卷。但是没有元婴卷,并非是荫州左道录到此便为止。

    而是身外金丹元婴之路非常之难。可唯有将身外金丹化作身外元婴,其本尊才能借助荫州左道录达到元婴之境,如此元婴卷才有元婴卷。

    换句话说,身外金丹化作身外元婴后,温九可凝聚元婴,但是凝聚元婴之后的路全靠他自己走,后续功法也只能靠他自己创造。

    “元婴之上便要自己创法,也就是纯粹得靠自己了。”温九一时陷入沉思,但并未过多担忧,因为他有每日结算面板,有它相助想必不难。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