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暗香盈袖~香香公主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狄金是蒲州城里的巡抚,是个清官,破了很多的大案要案。一日,突然闻灵山寺边的龙飞江闹鬼。于是微服派随从前往此地探个究竟。

    事情的传闻是这样的:一年多前,一个书生李秀才在船上夜读,突然闻到江上有人在唱歌,寻声望去,行来一艘大户人家的官船,船上歌舞钟鸣,很是热闹,于是他就起身观望,等官船靠近,才看清船上原来只有一个女子,长的是:云鬓翠鬟唇绽樱,榴齿含香纤腰婷,若飞若扬娥眉笑,环佩叮当看迷君。真是看得他魂儿飞去三分,丢去七分。不知道春梦里绕过了多少回的美娇人竟然近在咫尺,那美人朝李秀才招了招手,船经过李秀才的小船,秀才想也不用多想,说也不用多说,竟然双腿一迈就跨上美娇人的船,只见船上珠帘绣幕,瑶琴古画,美人拿来了葡萄美酒,在琥珀杯中盛了清酒,柔声对秀才道:“请喝了我这一杯酒吧!”秀才喝完,恍恍惚惚已经醉意朦胧,身体被美人扶到了象牙床上,见美人已经脱掉罗衣在房中放了木桶沐浴,水蒸气中现出风姿悼约的酮体,一下子竟然控制不住上前一抱,只听那女子一声冷笑:“原以为是个正人君子,没料到是个好色登徒。”说完后身体一闪,秀才竟然一脚踏空掉入了江中,江水很急,很快就找不到人影了。第二日,李秀才被人救起已经奄奄一息,临死前把遇到的事情说与人听,最后说了一句:“江中有鬼。”就散手西去了。可偏偏也有不信邪的人,说是有心之人无聊之客瞎编乱造,简直是一派胡言。还放话说真有漂亮女鬼就将她带回家中。结果硬是晚上租了船过去寻,结果寻鬼一去兮不复返,比那秀才死的还惨,半个月后尸体才被人打捞上岸,面目已腐烂得无法辨认。一时间,蒲州城里闻江色变,从此再也无人敢去搜寻女鬼踪影,一时闹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不得平息。

    狄金身为巡抚,胆大惊人,自然不怕那什么鬼,只是道此事太过蹊跷,为何女鬼偏与好色男过不去,定要亲自走上一遭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于是命人准备船只,到了午夜时分在江上随意漂流。等到二更还没有发现江上有什么异样,正准备睡去等明晚再寻,却听到江上传来飘飘渺渺的女子歌声,只见远处江上果然漂浮这一艘大船,船上面灯火阑珊,映出一个女子边歌边舞婀娜的身影,由于灯光有些发绿,加上女子歌声凄婉,在晚上看来确实有些诡异。狄金努力去辨认女子的唱词,只听那女子弹起古筝唱道:“春梅绽雪菊披霜,天寒锁梦酒芬芳。室舱精美铺华冷,香消玉陨睡泪人。”一听到“香消玉陨”狄金不由打个冷战,对船家道:“那女子把歌唱的如此之悲凉,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生前故事,我且去招呼寻访了她去。”船家靠近歌女的船只,只见那女子正笑吟吟站在船头召唤狄金。

    来到女子的船中,狄金见船内正如女子所唱铺华精美,于是问:“姑娘,我是这蒲州城里的巡抚,姓狄名金,在这夜深突听你凄凉而歌,敢问姑娘从何处而来,有什么心事可否告知?”不料女子却望着狄金道:“大人莫问小女子的姓名,你可觉得我好看么?”说着舞起华美衣裳,只见“衣上朵朵花谢树,梅影深深柳腰楚”忙不迭道:“姑娘长相打扮实在只一个妙字。”女子继续道:“那大人可否愿意将小女子纳为小妾?”狄金赶紧摇头,道:“不可不可,老夫年纪行将就墓,家中已有夫人一人就已足够。从不乱谈男女私情。”女子将身上华服褪尽道:“如此这般也无他念?”狄金气愤得掩住双眼:“你将金某看成什么人了?不可不可,姑娘请自重!”只听“扑嗵”一声下跪的声音,女子向狄金跪下哭道:“大人是我见过唯一不好色之人,大人的高尚气节令人佩服,我有天大的冤屈要诉与大人。”狄金见女子已经穿好衣服,遂收起气愤,令她细细讲来。

    女子道:“奴家名唤晓露,住在蒲州城的山中,一日随爹娘到郊外踏青。”说到这里突然从舱中牙床上摸出一幅古画,交给狄金道:“真是一言难尽,大人还是看过奴家写的冤情录吧!”狄金打开晓露交与的冤情录,却见上面并无一字,却是一幅古画。上面画的女孩正是晓露,旁边的两个人看背影象是长辈。”晓露道,那女孩是我,旁边的人是我爹娘。说话间,画面活动了起来,只见幽幽蓝光从画中射出,竟然幻化成了真实的场景再现。晓露对狄金道:“这些都是我记忆中的场景,现演绎出来示与大人看。”

    狄金随晓露指引向四周观望,只见晓露和爹娘三个在林中散步,突然林中出现一个大汉,拿了弓弩射中了晓露的爹娘,晓露吓得哭泣,也被大汉射中了小腿。大汉将三人驮上早已准备的快马,撤马扬鞭而去。

    场景切换,一个土庙的小屋中,大汉的住处,大汉把晓露的爹娘绑在一个铁凳上,拿来杀猪刀,把他们的皮扒了下来,扒了皮之后,切了肉放到锅里红烧,吃得嘴巴油滋滋的,一边把嘴巴嚼得吧唧吧唧作响,一边色迷迷地看着晓露道:“陪陪本爷,从不从我?”晓露张嘴大骂,气得大汉把晓露的衣服一扒玷污了她,然后拿来那把杀猪刀,把她的皮也剥了下来,因为刚才刚食了她爹娘的肉,肚子还饱,只是切了她手臂和大腿的肉吃下肚去。只见那可怜的晓露,全身赤裸,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由于身上的皮肤已经被大汉尽数剥去,整个人呈现出血红血红的经络肌肉,两只无遮无拦的大眼球,干瞪着望着天空,似在无声地控诉着所有的罪恶和残忍,由于被活生生被剥去皮,身上不断有血水淋漓滴将下来,黏住了地面。一只手臂和大腿的肉被割去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