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暗香盈袖~香香公主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绮焉倦倚着窗,望着远方被晨雾绕裹的雕梁画栋,发了会呆。都已不是破瓜年纪,还象个少女般好幻想,还似个未嫁过的人么?过往的一切都象是个梦,一晃眼就过去了,留下的仍是少女般对人生的无限憧憬。就这样寻思着,绮焉的目光又停在未绣完的绷架上发愣,妹妹绮莲过来,拍了拍她的美人溜肩催促道:“这几件都是青楼桂春院和蓝凤楼赶着催要的,姐姐你就少做做你的黄梁美梦好么!”绮焉回过神,继续在绷架上飞针走线,不出一柱香工夫,一只琥珀红,翡翠绿鸳鸯眼睛的波丝猫便在她指下灵动而卧

    自从夫君几年前死于肺痨,父母心力交瘁相继去世后她便和妹妹开了这家全城有名的绣坊,虽无一子半女,曾经的姻缘也让她这个妇人家门前冷落鞍马稀。人们都说:“未嫁女子如金子,再嫁女子连铁都不如。”对于亡夫绮焉已经没有什么印象,记得嫁给他时她还很小,对感情之事懵懵懂懂的啥都不知,只记得他每天都咳嗽,咳嗽着,也没有说过什么话儿就去了,留下了依旧纯净如一汪水的她。

    幸好她手儿巧,世上没有她缝不出的款式,没有她绣不出的花样,她绣出来的动物个个活灵活现,孔雀儿会飞,黄莺儿会啼,绣出来的牡丹似乎能闻到芬芳的香气。她的绣坊生意出奇的好。有时候她默默的想,除了有过一次婚姻,她也实在没有什么可让人挑剔的地方,论相貌,她明眸皓齿,肌肤如雪,眉如远山,浅笑梨窝,腰如束素。真可以让所有见过她的男子神魂为之震荡与癫狂;论手艺,她的绣品件件精美绝伦,在京城里更是出类拔萃无可挑剔。然,就是该死的有过一次的姻缘拖累了她,让她对美好爱情的幻想重又收起,寡妇听起来总是不大好听,所以她有时候微笑回忆,有时候黯然神伤“还会有爱情么?”她常常会茫然问自己,也许降低择婿的条件会好吧!虽她不是个甘平庸随波逐流的人,此刻她能做的,也唯有对着楼下的街市微微叹息,不知何时能再逢着一个知心知意的郎君呢?

    一日,由于生意奇好缺人手,绮焉不得不亲自为客人送去绣品。送完绣品回来的路上,远远看到了一位挑着刀剑的英俊公子向她走来,她的眼睛不由一亮,只见他: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眉眼含笑。天然自风骚,情思堆眼角。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呼喝而若笑,虽怒视而有情。好一个如潘安再世般英俊的郎啊!

    公子挑着刀剑从她身边走过,看到了美貌的绮焉小姐,不由停下了脚步,侧身望去,绮焉美丽的颈项如蝤蛴般诱人,他的心莫名的一颤,绮焉看到眼前这位公子呆呆地望着她,只觉得浑身如被雷电击中般抖了几抖!四目相对,两人眼冒桃心。

    “卖把刀剑吧,姐姐!”公子说。

    绮焉想了想,摇头道:“家中不缺。”

    “多买一把备用也无妨啊!龙泉剑可辟邪驱鬼。”公子继续推销他的刀剑。

    看公子的穿着打般和气质一点不似买卖人,绮焉不由有些奇怪。

    公子似乎看出她心中的疑惑,随即解释道:“小生镰刀,自幼家境贫寒,父母都是江南刀匠,因我五行又缺金,所以为我取了这个古怪的名,希望我能继承家业。而小生酷爱读书,想弃商从政,仕途之路艰辛呀!如今是一边做小买卖一边读书进京城考试,希望能够得偿所愿!”

    “哦,原是这样。”听完公子的自叙,绮焉对镰刀的爱慕又多了敬佩之情。于是她点点头道:“那就为我选把上好的龙泉宝剑吧。”

    接过绮焉手里的银子,镰刀公子用手碰了碰绮焉的素手。绮焉尴尬笑道:“有空来我绣坊小坐,为公子锈一件马褂,我的绣坊在镜元街568号。”说完一步三回首含羞而去,镰刀公子默默注视她的背影消失在街市的尽头。

    自从街市邂逅镰刀公子,绮焉的心便如一池春水漾起涟漪,再也无法平静,她知道,她这辈子休想忘记那双眼了。

    过了一月,绮焉送完绣品回房,突听妹妹绮莲道屋里有客来访,进去一看,竟是镰刀。

    镰刀公子背对她坐窗前,笑道:“贵人多忘事,你不会不记得我吧。”

    绮焉笑:“怎么会,化成灰我也认得你!”话出口了突然又觉得有些失言,慌忙道:“贵客光临,真是怠慢,公子你小坐片刻,且等我为你沏壶碧螺春。”说着,到里屋拿了茶具紫砂壶,泡了上好的碧螺春,一按壶盖,茶水自壶底缓缓而出。

    镰刀公子惊奇道:“我见过的茶壶都是从壶嘴出茶,如何姐姐这把,是从底下出来?”

    绮焉道;“是一道人所赠,机关在茶盖处。”

    就这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顾左右而言它,似乎都不敢先谈感情事儿。

    绮焉毕竟是过来人,她想还是她开门见山把话挑明了说吧。

    “我是嫁过人的女子了,前夫死于肺痨。”绮焉不好意思道出实情。“我的年纪也比你大得多,那日在街市相遇,对公子一见钟情,真是让绮焉难以忘记。”

    镰刀公子错愕了下,随即表露了爱慕之心:“姐姐所言差矣!我对姐姐可是一见倾心,姐姐有过婚又有何妨?我不会嫌弃姐姐的,自从那日见过姐姐,心里便无法抹去姐姐的影子,对姐姐的爱恋也是与日俱增,都快相思成疾无可救药了呀!要姐姐买龙泉宝剑也是借故接近”

    绮焉听完镰刀公子的真情表白,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渴望,从背后轻轻搂住了镰刀公子。

    “都别说了。”绮焉从后边抚摩镰刀公子的背道:“自从夫君走后,我从不曾对谁动过心,唯有那日见过你之后就再也无法忘怀,公子的高雅气质深深吸引了我!可我知道一个寡妇人家,如若再嫁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以前那些爱慕之人都是些贪恋我美色而来的狂蜂浪蝶,都不似有责任的人家,教我如何肯付出真心?我过的好苦也好寂寞,我对公子有难以言说的好感,如若公子不嫌弃今晚就留下陪伴奴家吧!”

    镰刀公子转身抱住绮焉,不知不觉两人转到绮焉的睡房,公子的唇轻轻啄着绮焉如云的秀发。倏地他手一扬,绮焉身上的纱衣如蝉翼般脱落。

    绮焉如少女般的玉体,嫩藕般的玉腿让公子的呼吸顿时紧了,绮焉闭上了眼睛,双手攀上了镰刀公子的脖子,将樱唇徐徐送到他的唇边两人如胶似膝忘情地深深嵌在了一起。

    相处了些时日,绮焉和镰刀公子商量起了婚事,妹妹绮莲好象很不乐意,日久天长,她也渐渐喜欢上了英俊的镰刀公子。奈何是镰刀姐夫,绮莲只能望郎兴叹。

    不过世间之事总是弄人,正当绮焉和镰刀公子兴冲冲张罗婚事之即,绮焉突然得了和前夫相同的病——肺痨。镰刀公子没有二话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绮焉,希望她能够好起来早日举行婚事。

    “姐夫,你看看这件姐姐亲手绣的新郎马褂合适么?”绮莲将绮焉带病赶制的礼服呈上。“你瞧瞧那花样,多别致!”为了讨姐夫的欢心,绮莲拿了新婚的马褂为姐夫比试着。

    绮焉病重,镰刀公子哪有心思比试新衣,不冷不热地回绝了,气得绮莲翘起的小嘴可以系匹马。

    尽管镰刀小心翼翼风雨无阻的照顾,绮焉的病还是一日重似一日,到最后她竟连米汤都喝不下嘴了,她唤来绮莲和镰刀道:“我真是不愿意死啊,我最不放心的是镰刀你呀,你我尚未成夫妻,我此生心愿未了,爱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