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迫嫁王爷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父皇,您怎么了?”严登云一进到御书房,便见父皇神态疲惫,快速问安后,心急地关心问道。

    闻言,皇上睁开了透着老迈的眸子,严登云却觉得瞧着了一丝悲伤。

    初时,他还以为自己瞧错了,这世间事,哪一样不是父皇说了算,又怎会有这样悲伤的眼神呢?

    “太子,别急,朕没事,只不过昨夜不成眠,累了些。”

    收起了满心的疲惫,皇上试着振作精神,早已习惯要在旁人面前强大,所以方才的那点软弱,只适合在无人之处展现,连亲生儿子也不能轻易瞧见的。

    “还是让太医来瞧瞧吧!”

    “那些个胆小怕事的太医,有几个敢真正医的,专用些吃了不痛不痒的药儿,何必费那些事呢?”

    皇宫里有些事他不是不晓得,只是无力改变,他这江河日下的身子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所以他才会急着替太子做些事儿。

    “不然让笑天来瞧瞧吧!”

    “不必了,他来,我不被他气死就算命大。”皇上想也没想的便拒绝了。

    儿子才寻回来,他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这副破烂身子,要是传进如妃耳里,被她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糟蹋自己的,怕是会气得再也不想见他吧!

    所以宁愿独自撑着病痛,也不愿让如妃为他伤心难过。

    “可是,父皇这样,儿臣怎能放心呢?明明身子就出了问题,却怎么都不肯召太医,又不肯让笑天瞧瞧,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不然,让尚初儿来替父皇把把脉,可好?”

    “她?!”完全没有料到儿子会在这个时候提起尚初儿这个小姑娘,那姑娘瞧着并不似大夫啊。

    “是啊,我听笑天说过,尚姑娘跟着他的弟子学习医术,天资聪慧,虽然可能不及太医,但瞧瞧又何妨呢?”

    “这”皇上有些迟疑,可这阵子房笑天为了她在外头闹的事,他也略有耳闻,看来是真为她倾心不已。

    虽说他打心底觉得儿子可以配个更好的正妻,那丫头若是只当个侍妾,他倒是不排斥的。

    可一想到房笑天固执的脾性,那日又当着他的面说要娶尚初儿为妻,他心里头的不是滋味可是至今未消。

    每每他想发作,想寻寻尚初儿的麻烦,又会想起房笑天总是带着警告的眼神。

    这母子俩还真是一个样,都是他命里的魔,固执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好。

    “父皇,当真留着尚姑娘,不放她出去吗?”

    “我留着她,也没苛待她,难不成我连留个人做客的权利都没有吗?急什么?”

    留着她自有用处,一则希望能让她别缠在房笑天身边,久了兴许会忘,就算真不能忘,或有一天,会有人来找他说情也不j定。

    “不急,不急。”

    但见皇上的神情带了几分怒意,严登云不再多说,这可是父子俩在斗法呢,他便是要劝,也只能适可而止,否则要是弄僵了,只怕更不美了。

    下跪,奉茶。

    早先像是被遗忘了似的,一个人在宝月的伺候下,悠悠哉哉了过了近二十日,尚初儿还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悠闲下去。

    原来,是她开心得太早了。

    在她端着茶的手发酸得都要抬不起来之际,斜倚在美人榻上的太后,这才缓缓坐起身来,接过已被抖得叩叩作响的茶盏。

    虽然接过了茶,还是没允尚初儿起身,径自优雅的将盏内漂浮面上的茶末子往旁边拨了一拨,这才仰首饮下。

    “皇上既然让你留在宫里,可不是让你享福的,而是要你学点规矩,可惜皇上事情忙,忘了这事,以后就由哀家来教教你吧!”

    “是!”太后发话,尚初儿除了应是,还能如何?但见太后今日这场下马威,只怕自己在宫中的好日子已经到了头。

    可问她怕吗?不是不怕,只是怕了又有何用?

    唯一不懂的是,为何太后会忽然得知她的存在?

    “一个女人的品性可是至关重要的,我今儿个才知道你是三皇子的心上人,既然如此,你更该学学规矩,知道身为一个皇室女人该怎么待人处事,将来好能在重要的时刻,劝劝三皇子别那么莽撞。”

    “是!”现在她懂了,原来又是为了房笑天。

    怎么人人都将他的浑话当真,都认为她将来会是他的女人,然后个个都来为难她,怎就没人来问她个仔细明白?

    低眉顺眼地低着头,对于太后那出于女诫的训斥彷佛认真聆听,可心里想的、埋怨的,尽是那个神采飞扬的房笑天。

    他又是怎么得罪太后的,否则人家怎么找上她来撒气呢?

    心里头还转着这样的念头,耳边忽闻皇上驾到的呼声,尚初儿的身形一僵。

    怎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太后还没训斥高兴,皇上也要来凑上一脚吗?

    她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叫苦,可发疼的身子还是不敢挪上一挪,依然直挺挺的跪着。

    “咦,怎么母后招了尚姑娘来作陪吗?”

    踩着闲适的步伐,皇上对太后行礼之后,便在太后的身旁坐下。

    如今的太后是先皇的皇后,却并非他的母后,所以母子俩向来不是太过亲近,当年若非先皇不愿年幼的理亲王登基,由太后、外戚把持朝政,这龙椅只怕也轮不得他端坐。

    这几年来,他与太后虽名为母子,可并无太多母子亲情,只能说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