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爱上你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皓霁楼的书房里,单霁澈对窗而立,双手负在身後,不知在看什么,突然一个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旁。wwW。Qb五、CoМ

    「事情办得如何?」他淡淡地问道。

    「查得一清二楚。」

    「确定了吗?」

    「确定了。」

    「是吗?」单霁澈身形依然不动,转移话题道:「桌上的点心你拿去吃吧。」

    那人走到桌边,夜明珠照亮他俊朗的脸庞,是单-灏。

    「是玫瑰花糕,大哥,你不是不吃甜的吗?厨娘怎么会做给你吃?」

    「不是做给我的,是做给樱璞的。」

    「喔,原来是做给樱璞大小姐的,那她怎么没吃?」让他捡到便宜了。

    「因为她晚餐吃肉丸吃得太饱,所以吃不下。」吃了三个还不够,还抢他的,真是愈来愈无法无天,不过他不介意就是了。

    因为她高兴的样子看起来很可爱。

    「喔,那只小猪这么会吃,怎么都没见她长肉?」昨日他「有幸」跟她同桌吃饭,差点被她吓死。

    哪个女人像她这么会吃?食量大吃相又差,真不知道她娘是怎么教导她的,一点女孩子家的样子都没有。

    「小猪」两字让单霁澈听得有些刺耳,但想起樱璞的食量,他无话反驳。

    「天晓得,怎么吃都吃不胖,也不知道她把东西吃到哪里了。」

    「看来她是没办法变美了,她那乾扁的身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变,将来谁娶到她谁倒楣,没半点幸福可言。」瘦巴巴的,抱起来多难过啊!

    「那可不一定。」单霁澈扬起一抹神秘的笑。

    「也对啦,萝卜青菜各有喜好,搞不好就有人喜欢啃骨头。」

    「也不见得都是骨头。」那天他可是摸得很仔细,她绝对是个成熟的女人,而且是让男人很幸福的那一种,意外的收获啊。

    「啥?」大哥的话虽然听不懂,但怎么有股暧昧的味道?

    瞥了眼他怀疑的眼神,单霁澈轻笑。「你不用懂。」

    「是吗?」可是他很想知道,刺探的眼神不断地往兄长身上瞟去,单-灏怀疑某人话里暗藏玄机。

    睨了眼弟弟不安分的眼神,他微笑柔声劝道:「过分的好奇心会杀死一只猫。」

    啧!又摆出这种笑容,大哥每次都拿这来压他,暗示性的威胁虽然比较委婉,但他就不能正大光明一点吗?

    合上窗户,单霁澈走到书柜前,拿起一本帐本。

    「这是这个月的帐本,你看看哪里有问题,明天午时前拿给我审查。」嗯,他承认他真的很介意「小猪」两个字,所以……

    闻言,单-灏被吞到一半的玫瑰花糕给梗到,用力拍了几下胸口。

    「咳咳!咳!我看?」指著自己的鼻子,单-灏满脸错愕。「大哥,什么时候我的工作又多了这一项?」他对数字最没耐心了,要他乖乖坐在桌子前查帐,简直是在虐待他。

    「从今天开始,你得帮我处理生意上的事。」单霁澈的语气云淡风清。

    「啊!为什么?」单-灏不敢置信。

    「你也玩够久了,该是让你做正经事的时候了。」没道理责任都由他一人扛,娘亲生他不是要让他玩的,而是为了多个人为单家贡献心力。

    「我现在做的事也很正经啊。」单-灏抗议道。

    「单家经营得可不是只有『鬼魃』,药材生意才是本业,你别搞错了。」单霁澈笑地打破他的挡箭牌。

    「鬼魑一是单府旗下不为人知的杀手组织,是他们的祖父成立的。鬼皇和魑王,他们是江湖中的传说,神秘而虚幻,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端看你想不想杀人。

    「如果我来管药材的事,那『鬼魃』怎么办?」单-灏继续抗争。

    「自然会有人出来管,这你不用担心。」他不养饭桶,那些杀手不能只会杀人,还要有聪明的头脑,能为主子分忧解劳。

    「你叫我怎能不担心,他们……」

    抬手阻止他末完的话,单霁澈脸上的微笑依旧。

    「这几年他们该学的都学会了,而你这个老大,应做的却半点也没做到,该担心的是谁,你我心知肚明。」有些事他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时候到了,他自然会有所行动。

    闻言,单-灏脸色大变。「大哥,你……你都知道了?」

    「你指的是什么?是你抢属下任务藉机出去溜达,还是闲著无聊没事装神弄鬼到处吓人,抑或是玩心一起就把工作丢给属下,一玩五年?」

    他话还没说完,单-灏就被吓退了三大步。

    见鬼了!这些事他明明瞒得好好的,大哥怎么会知道得这麽清楚?

    完了!这下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大哥的功夫平常藏著不见人,但一出手绝对会死人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抄起桌上的帐本,单-灏一溜烟的闪出去,深怕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见状,单霁澈抚手嘲笑。

    「这几年的等待果然有代价,瞧他那紧张惊骇的德行,好玩极了,你说是不是啊?阎焱。」

    黑暗处突然出现一截藏青色的衣摆,来人的面孔藏在黑暗里让人瞧不见,要不是人影微微鞠躬,谁都以为那衣摆只是块破布,那里根本没有人。

    「鬼皇说的是。」他的声音乎板冷淡。

    「看来你的想法跟我不大同。」一点附和的意味都没有。

    「阎焱不敢。」

    「得了,你不敢还有谁敢。」身边只有两个人敢不听他的话,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樱璞了。

    「阎焱惶恐。」

    「这些无意义的话你就省了,换些『人性』一点的词来说说如何?」其实这硬木头会应声就不错了,要他改变个性是不可能的事,「属下无能」准是接下来的话。

    「属下无能。」

    摇摇头,果然是没创意的家伙,玩不下去了。「你这几天去盯著『他』,看著就好,时机到了再回来。」他很想知道「他」能做到什么地步。

    「是,属下遵命。」话一说完,藏青色的衣摆随即消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怎么就是有人不懂呢?」单霁澈喃声道。

    他不是嗜血之人,但有些人就是太放肆,天理不容啊!

    「呆头鹅,你在忙什么啊?」紧闭的门扇突然探进一颗头颅,是樱璞。她快速地闪进房内,用脚往後一踢把门关上。

    「是你啊,你怎么进来的?」睁著泛著血丝的双眼,单-灏的神情有些疲惫,端起杯子想喝水,却发现杯里没水。

    「拿去,帮你端来的。」把手上的茶杯放在桌上後,她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书桌前的躺椅上。

    他轻笑一声,「瞧不出来你挺细心的,知道要端茶来孝敬我。」

    「细心的不是我,是秋儿,我就是她放进来的。」说完,樱璞踢掉脚上的绣花鞋,侧身躺下,脚掌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著柔滑的布料,一脸的享受。

    「喂!你怎么可以脱鞋子,一个女孩子家……」单-灏满脸愕然。这女人也太大胆了吧,就这么大剌剌地当著他的面躺下,她是把这里当作自己家还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我的脚不会吃人,你不必一脸惊恐的盯著它看。还有,不过是跟你借张椅子躺躺,你别这么小气。」大惊小怪!就不相信他没看过女人的脚,假道学!

    「这不是小气的问题,而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在男人面前裸露——」

    她挥挥手,打断他的废话。「得了!这种话不必用在我身上,也不适合你说,如果你真的在意就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这样咱们谁也没碍到谁。」

    「为什么是我闭上眼睛而不是你穿上鞋子,这里是我的书房吧?」身为丫鬟竟然命令起主子来了,她好大的架子啊!

    「你的书房又怎样?是我的玉足让你看又不是我看你的,我又不会跟你要观赏费,你干嘛这么罗唆!」跟个娘儿们一样。

    「我……」对啊,她都不介意了,他罗唆个什么劲!单-灏甩甩衣袖,哼声道:「算了,你不自爱我也懒得管你。」

    樱璞瞥他一眼,懒得跟他计较。瞅著他眼中的血丝,他显然一夜未睡。「你看起来好像很伤脑筋?」

    「不是好像,而是根本就是!我快被帐本给整死了,看了一个晚上才找出几个漏洞,但都是些小问题,大哥拿这帐本给我就代表里头一定有大问题,可我怎么找就是找不出来,今天中午以前帐本就要交给大哥,在那之前要是还没找出问题,我的麻烦就大了。」想到大哥整人的方法,单-灏只觉一阵头皮发麻,忍不住抱著头声吟。

    「帐本有问题?」谁那么大胆?扬起一抹有趣的微笑,她起身走到书桌前拿起帐本,「这不是这个月的帐本吗?」

    闻声,他抬起头才发现桌上的帐本被她拿走。「喂!这帐本你不能看……等等,你识字?」

    「嗯,你大哥也知道。」斜睨了眼他眼底好奇的光芒,她立刻补充道:「有什么疑问去问你大哥,别来问我,我懒得说第二遍。」

    「就知道你与众不同,原来还藏了这一手。」知道她懂字就随她去了,反正不该让外人知道的事她都知道了,不差这一项。

    「原来识字也称得上与众不同,你们这里的要求真低。」樱璞边说边翻阅手上的帐本,一页又一页速度快得惊人。

    「你看书的速度真快。」她看这么快到底有没有看仔细啊?

    「嗯。」她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这批药材的帐目是哪里报上来的?」

    「是扬州所有的药铺算好一起报的,一共八家。」

    「这里有很多药材的名字很特别。」她曾看过的药经里并没有这些药材名,也许是外邦来的。

    「嗯,那些都是外来货,所以价格贵了些。」

    「这些帐由谁结?」

    「每个药铺的掌柜会粗略的结一下,然後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