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别闹了!校长大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孟凛德最近一直被学校举止奇异的人困扰着,不止是最近学校的老师们,还有一般的行政人员。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他们每个人看他的眼神中都有着异状,似乎有很多话想问他,但是却欲言又止地闭紧自己的嘴巴,用着他是怪物的眼神看他。

    虽然他很想找出来答案,但每个被询问的人都闪烁其辞,用着各种的理由躲避他的询问。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查个清楚,为了结算本学期的事务和下学期细微行事的拟定,学校通常在每年十二月下旬的时候都会非常地忙碌。就算他每天能如期地完成比平常多三倍的工作量,他也抽不出时间叫一个人加班问清楚这种私下的原因。

    他一定得找个时间,非把这种现象的原因问清楚不可,他不能任这种状况再持续下去。

    偏偏当他问起绿绿的时候,她却表露出一副她全然不知情的样子,不过她最近似乎表现有点不太正常。他只要接近她一公尺以内,她的反应就非常地激烈,立刻逃得远远的,要不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孟凛德明白杨绿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他唇边露出了一股笑意,每天早上他都发现绿绿在他的床上,但这却不是碧臻造成的结果。

    碧臻每晚与他深谈后,总会回到客房去,然后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梦游中的绿绿左摇右摆地闭着眼睛走到他的房间,寻着了床铺就很理所当然地掀开被子钻进他身旁。

    他知道绿绿对于这一点很气恼,每天早上偷看她刚起床的样子就知道了,所以他也假装不知情,他把闹钟定在平时起床时间的前三十分钟,让绿绿惊醒地按掉他的闹钟然后匆匆忙忙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想起碧臻对绿绿的抱怨,孟凛德就禁不住地想大笑。绿绿为了怕自己又会梦游到他的房间去睡,连续几天想尽镑种方法把自己用绳子绑起来,结果害得碧臻每次在见他之前要先花上老半天和那些绳子缠斗。但是绿绿怎么也想不到是碧臻解开了那些绳子,不管用什么办法,她每天早上总发现自己醒在他的床上。

    不过,最近几天她似乎放弃了努力,再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会轻易地跑到他的床上睡觉了,这点令他很高兴。

    也许绿绿认定了他的床,但是又碍于颜面地不敢开口,向他换房间,他可一点也不会多事地建议换房间,毕竟一早起来看到她那甜美的睡颜和起床后的惊慌,已经变成他生活中的一种乐趣了,他当然不想就此终止掉这咱美好的起床号,错过实在太可惜。

    若绿绿在清醒地能和她在睡梦中一样黏着他,是他有生最大的愿望,绿绿只有十几岁,教他想行动也不敢行动,觉得自己的年纪和她是怎么也跨越不过的围墙,每次见着她只能幻想着吻她艳丽小巧的唇

    就如碧臻曾经坦承的心情,他和绿绿的距离就象“近在咫尺,却远似天涯”每次他都会为脑中所存在的幻想而感到内疚,绿绿就象是一个他怎么也抓不着的天使,他连想亲近她都会觉得一种罪恶感,更何况当绿绿有时带着稚气未脱的笑容对他笑时,他都会欲火焚身地直想跳进淡水河里去冷静、冷静。

    孟凛德叹气地猜想,他很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因为欲求不满而暴死身亡的男人吧!或许他该庆幸自己的自制力超乎他所想象的,才有会到现在还没有兽性大发,吃掉那个不知不觉中在他床上安身立命的纯洁天使。

    对他而言,看着她睡在他床上是一种同时经历天堂与地狱的奇妙经验,他会为了她的睡颜而几乎忘了呼吸地看着她许久,静静地享受那份美好与安适的温暖,但却必须阻止自己接近她、触碰她的深层欲望,那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总有一天,他会受不了这种甜美的诱惑,但在这一天来临之前,他打从心底的希望这种经验永远不要停。会如碧臻所说的,他和绿绿注定是天生的一对吗?

    倘若绿绿有他爱她的十分之一也就足够了,他会独排众议地等她,等她成长到她也爱上他的那一天为止,就算要等到八十岁他也会等,等她愿意栖息在他臂弯那天来临。只是还需要多久的时间,绿绿才能明白呢?

    更何况,他这么做实在对不起碧臻,她对他的感情是他所无法弥补的,虽然她活在绿绿的身体里面,虽然她无悔的深情只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碧臻,他并不是因为碧臻在绿绿的身体里面而对绿绿好的。绿绿是绿绿,而碧臻是碧臻,两个人同处在一个身体里面只会令他时退两难罢了。

    他爱绿绿,也爱碧臻,这两段现在与过去的爱情教他无法割舍下任何一个人,也无从比较,而他却要面对着白天与夜晚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孟凛德霍地站起身来,修长的双腿不停地在校长室里走动着。

    为了绿绿和碧臻,他必须作一个很难下的决定,继续这种情形对绿绿和碧臻都是一种伤害,他不能自私地想同时拥有两个人,没有人有权利这么做。碧臻也许不在乎见到他的时间仅有几个钟头,但是对绿绿却是一种残酷的对待,他不能再瞒着绿绿了,他必须告诉她实情,在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告诉她。

    孟凛德明了碧臻一点胜算也没有,告诉绿绿实情只会让碧臻消失在他的生活,辜负碧臻的情,也不是他所愿意见到的。但碧臻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她的存在只会害惨绿绿,眼看着绿绿脸上愈来愈明显的憔悴模样,他明白是绿绿自身无法同时接受两个人的透支使用,若他再不告诉绿绿,总有一天绿绿的身体会因为受不了而倒下。

    但是绿绿能冷静地接受碧臻存活在她身上的实情吗?他不忍见到她失去镇静地掉泪,尤其碧臻还是因为他才会附在绿绿的身上,而绿绿会不会因此而远离他?所以这个想法放在他心中好几天迟迟不敢说出口,他怕绿绿会崩溃。

    逃避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眼前有个大坑洞。该做的不是闭上眼睛逃避问题让自己掉下去,而是睁着眼睛跨过那个坑洞。孟凛德相信他无可避免地需要辜负碧臻的挚情真爱,就是因为他爱着她,所以不能让她作出伤害其他人的事,碧臻能够理解他的苦吗?

    孟凛德不由自主地走出办公室,对他的秘书那一脸惊讶的表情视而不见,当他想到这个困扰他好几天的问题时,他只想见绿绿纯真无邪的娇容,仿佛看到了她,就能忘掉心中所有的烦忧。

    当孟凛德规律的脚步声由无处传来时,杨绿正凝神听着老师大肆讲述有关国父思想的精髓,她没有注意到在麦克风噪音之下的微弱脚步声,课堂上的老师停顿了一下,神情怪异地又继续他刚才所讲述的话题。

    任晴宇转过头看看门口,开始神秘地窃笑,她用手肘推推杨绿,杨绿疑惑地望了她一眼,不明白晴宇为何笑得这么贼?便回头继续听课,把任晴宇诡异的反应当成发神经。

    任晴宇再度推了推杨绿,对上她不耐的眼神,任晴宇语间带笑地小声说道:“杨绿,你老公今天又来探班了。”说罢又是一阵憋笑声。

    又来了?杨绿实在很想翻白眼,他在学校就不懂得什么叫作撇清关系吗?她好不容易才减轻了不少流言的传散,结果他居然来这招?他每天来视察的结果是不是要学校的人想他们一定有什么?那么干脆贴一张大字报告诉全校她住在他家算了!她还想毕业啊!她决定在学校怎么样都不能理他,否则她会死无全尸,一定会被一堆才刚平息醋意的狼女们再度追杀。

    杨绿给了任晴宇一个“你给我闭嘴”的眼神,直愣愣地瞅着老师听课而不去看门口,但是只见老师的嘴巴张张阖阖,半个字也迸不进她的大脑。

    任晴宇又推推她“你老公特地来探班,你好歹也正面瞧他一眼嘛!吧么?还害羞啊?”

    她真想掐死晴宇!杨绿低吼一声:“闭嘴!”

    “哇!好绝情哦!老公天天来探班,你还板个晚娘脸给他看,杨绿,好心点嘛!给你老公一个炫人的微笑。”任晴宇不怕死地低声“进谏”

    要不是在课堂上,她真的会亲手勒死晴宇!杨绿愠怒地咽下喉中的一口气“任、晴、宇,你忘了当初答应我的话吗?照片卖了就不许再乱拿我开玩笑,他不是我老公,你赶紧闭上的你的‘九孔嘴’!小心我拿针把它缝起来,他只是来查堂罢了。”

    老师丢给杨绿一个警告的眼神,警告她校长在还敢如此放肆,当心他连当他一整学年的国父思想。

    杨绿暗推了任晴宇一下,两双眼睛盯着黑板,装也很专心上课的样子。任晴宇也停止了嬉闹,摆出正经的架式,平常开玩笑可以,但也不要跟自己缴的学费开玩笑。

    杨绿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一句话,她一直感觉到孟凛德那双炽热的视线从门口直盯着她,硬压下内心深处想回头的冲动,默默地祈祷他赶快走。

    班上起码有半数以上的人看着校长又望向杨绿,每个人都很有兴趣知道校长最近天天来查堂的原因是不是发现了杨绿在卖他的照片?若是如此,校长是打算来寻仇的?还是有其他他们很想拿来嚼舌根的话题?这查堂未免也查得太勤了吧?

    孟凛德巡过班上那片黑压压的脑袋,在杨绿的身止驻留了一会儿,又将眼光强迫调开。她连头都没有转过来,她上课时都这样吗?除了少数几次曾侧头瞄了他一眼,又将脸若无其事地转回去听课,绿绿几乎没有正眼瞧过他几次。

    看来绿绿对他来查堂的事情很敏感,他也明了自己这是在假公济私,借着查堂的名义来看看她,这实在是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想到今天晚上就要坦然地面对一切,也许要接受她会离开他的可能,孟凛德觉得自己再怎么看她也看不够。今天晚上,他能幸运留下绿绿的心吗?

    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逗留太久,孟凛德给了那个紧张频频瞄他的国思老师“没事”的眼神,便举步消失在门口,踩着一贯的步伐回校长室。班上的同学等到校长离开,就传来一阵交头窃语的低语声,国思老师大声命令同学们不要讲话,直到声音平静后,他才从刚刚被打断的章节继续说起。

    而杨绿全身僵直地坐到下课,老师口沫横飞地讲课,她却似乎完全听不懂地呆愣着,让下课声敲醒了她的神智。

    杨绿懊恼地抚着头。该死!他一定要搞到她没办法上课才甘心吗?他知不知道这是在拿他们两个的前途开玩笑?天天来查堂?还亏他是个天才!炳!

    “杨绿”

    “什么都不准说。”杨绿气呼呼地截断任晴宇的话。

    任晴宇了然于心地眨着眼,放下杨绿一个人就蹦蹦跳跳地去买她的早餐了。

    她一定要阻止他。杨绿心想,她一定要阻止他再做出这种蠢事,学校的谣言的传开来是很可怕的,她一定要防止流言传下去。

    “你不要再来我们班查堂了。”杨绿上了他的车回家后,终于打破了一路上的沉默。

    “你生气了。”孟凛备替杨绿打开车门,他复杂的眼神中,有她至今还不能理解的深情。

    杨绿撇撇嘴,跟着他进了屋里“我是在生气,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一件非常愚蠢、简直笨到极点的事?”

    孟凛德当然能同意自己真的是在做一件愚蠢的事,可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想见她的情绪“我知道。”

    “你知道还这么做?”杨绿回头望着他“你是故意刁难我吗?还是让学校的谣言杀了我们两个你才甘心?虽然我现在住在你这儿,但是我不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住在你家,更何况我们非亲非故的,学校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想?而你还每天来查堂引起别人的揣测?我真不晓得你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学校的谣言不需要去理会,过阵子他们讲累了就会自动平息。”孟凛德为自己倒了杯水后在客厅沙发坐了下来“绿绿,有些人生活得很乏味,不让他们嚼一点舌根他们会烦闷得想去自杀。”

    “但是我不希望我是那全谣言中伤的对象,我不相信你会不明白这种谣言对你的伤害比我大,我再怎么被谣言困扰最多的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出了学校就不会再有人问起这个话题了。而你还要在学校待上一辈子,你是想被董事会解聘吗?学校里谣传我和你的‘超级师生恋’会让你光明的前途画上终点,说不定连校工都没得做了,你不能承受这种谣言对的你伤害。”

    孟凛德实在很感动“你是在为我着想吗?担心我的前途问题?”

    杨绿又羞又恼地反驳“我不是什么都不会想的人,你别闹了行不行?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吗?这实在很幼稚、愚蠢、无聊!我不想看到我身边的人,因为这种白痴的谣言断送掉自己的前程。”

    “我很高兴你为我如此地担心。”孟凛德微笑地瞅着她的俏脸,微愠让她的颊上泛着白里透红的肤色,因怒气闪闪发亮的双眸有如天上的繁星,如此娇俏而动人,他怎么也看不厌她的脸“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你不需要操心这么多,我一定会让你如期毕业。”

    “你”杨绿实在拿他没辙“我毕业没有问题,只要你别那么鸡婆地来查堂就够了,先想想你自己的问题吧!”

    他最大的问题就是她。孟凛德懒懒地笑着。

    杨绿的心跳顿时又漏跳了好几拍,她垂下眼脸,该死!他就不能以正常的眼神看她吗?他这么望着她,让她觉得自己很想吻他。

    近来杨绿发觉愈来愈无法抑制自己的感觉了,尤其孟凛德那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对她的无理取闹只会纵容地接受,露出溺爱的表情,偏偏她又不能抗拒。好想自己对他不正是心动了,她对他的感觉不止是喜欢,而是一种比喜欢还要更深的感觉,深得让她一生都想这么地看着他。

    她并不讨厌孟凛德时常来班上看她的事实,但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阻隔存在,她必须与他保持距离,而且要故意忽略掉他来看她时,心中莫名产生的那股甜蜜感。

    “绿绿,我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孟凛德从公事包拿出一个手掌般大小,包装精美的锦缎盒。

    “干么突然送我礼物?”杨绿吓了一跳“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我也没帮你什么忙。”

    “不,你那天陪了我一天,拿去,这算是我的谢礼。”孟凛德将近锦缎盒交给杨绿。

    杨绿半信半疑地摇了摇盒子,重重的,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拆开来看看。”孟凛德催促杨绿,见她谨慎的脸色不禁笑了“我不会送你一颗炸弹害你。”

    杨绿一面望着他,一面将锦缎盒的包装拆开,他从来没有送礼物给她,谢礼只是一个很勉强的烂藉口。她蹙着眉将盒子打开,一双晶莹剔透的水晶独角兽落入她的视线。

    杨绿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这只不过是百货公司里很常见的水晶制品罢了,但是她怎么觉得这只独角兽是她见过最美的一只?尤其是它的雕工栩栩如生,水晶璀璨的光芒由灯光折射出千万般的色彩,令人无法不喜欢上这只独角兽。

    “我一看到它就想到你。”孟凛德看到她眼中一亮,很清楚这件礼物他是选对了。

    “我象这只独角兽?”杨绿仍然盯着独角兽,欣赏它每个角度所折射出来的色彩发出夺人气息的光芒。

    孟凛德咧嘴一笑“不象,你象是这只独角兽身边缺少的那名清纯少女,我不能让等着你,它应该有一名象你这样的少女陪着。”

    杨绿将水晶独角兽推回给孟凛德“我不能收。”她明白他的用意“你这是想用来补偿我祖母的瓷娃娃,但是被烧毁的瓷娃娃是我心中最重要的记忆,我不需要其他的代替品来取代它的位置。

    “我并不是要它来取代你祖母的地位,它只是一件单纯的礼物,我看得出你喜欢它。或许你不需要它,但是它却需要你,收下吧!别辜负我一番好意。”

    杨绿看着孟凛德又将水晶独角兽交回她的手中,矛盾的想法在她心中对峙着。她很想收下,但她却不能收下,这礼物在她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他的想法,他也许认为这只是一件寻常的礼物,但是对她而言却很可能会在心里会错意“你不该送我礼物,看起来实在很暧昧,你是个校长,而我是个学生,陪你一天并算不了什么,我还是不能收这礼物。”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