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米克斯新乐园(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呼--台湾果然很热。

    下午三点十五分,唐沁伊抹去额上的汗水,提起两大袋的食物和日常用品,走到超市的停车棚,将东西挂在脚踏车的把手上,骑着车离开。

    三天前她开始在这家小型超市打工,负责早班--早上七点到下午三点--的工作,虽然老板娘超机车、超小气,可是既然她一不贪老板娘的便宜,二来她也守本份的认真做好自己的事,就算老板娘再机车也无话可说吧!包何况暑假已经进入第六周,打工的机会相对减少,要找离家近的打工机会更少,所以她也就待了下来。

    一回到家,她迫不及待的冲到冰箱前,拿出冷水壶,倒了一杯妈妈煮的决明子茶,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终于抒解了一身热气。

    “呼--热死我了,”呼出一口长气,唐沁伊瘫在沙发上,今天真的累死她了,原本以为老板娘再怎么无理,只要她做好份内的事也就好了,没想到老板娘竟然把她一个人当三个人用,累得她差点喊救命。

    她现在终于理解那里的员工都待不久的原因了,绝对不只是因为老板娘不好相处,而是因为老板娘太会“物尽其用”了。

    休息了一会儿,她忽然发现家里好像太安静了一点。

    “皮皮?马库斯?西欧保持?”她起身,扬声轻唤。“姐姐回来喽!皮皮,马库斯,西欧保特!”

    “喵--”

    是皮皮的声音,好像在后院?

    她立即走到后院,看到眼前的景象,立即惊恐的冲上前。

    “西欧保特?”她跪在地上,担忧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西欧保特,长毛沾染了一些呕吐物,正可怜兮兮的呜呜低叫着,马库斯和皮皮则在一旁绕着牠转圈圈。

    眼看情况不对,唐沁伊立即冲进屋里提出一个猫笼,将西欧保特抱进笼子里,拿起钥匙和钱包,匆匆留下一张字条贴在冰箱门上,转身对跟在脚旁的马库斯和皮皮说:“皮皮、马库斯,妈咪马上就下班了,你们留在家里。”

    交代完,她提起猫笼冲到车库,打开车库门,将猫笼放进后座,用安全带绑紧之后,她坐上驾驶座,急驰而去。

    拜托,西欧保特,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

    真热闹啊!

    风若青轻蹙蛾眉,远远的就听见从前方传来的吵闹声,起身走到窗前,从三楼望出去,可以看见前方庭园有两男一女正边走边吵,朝屋子走来。

    “我的排行比你们都大,所以你们不准跟我争。”红发的男子说。

    “哈!笑话,我母亲的排行比你们母亲还大,你们才不准跟我争!”褐发的男子也不甘示弱。

    “拜托,那算什么?我和莎娃的感情好,又是同性,她当然会站在我这边。”金发的女子说。

    闻言,两位男士毫不留情的嘲笑她。

    “感情好?蜜雅,你这句话才是最大的笑话。”褐发男子说。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四脚畜生。”红发男子也说。

    “你敢骂我?!”金发女子气吼。“我有吗?应该是你自己说的吧!”红发男子嘲讽道。

    “我怎么可能说自己是畜生。”

    “有啊,你说你和莎娃感情好,可是每个人都知道,除了那些四脚畜生之外,冷血莎娃不会和人感情好。”

    三人似乎愈吵愈过瘾,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风若青面无表情离开窗口,抱起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咪,从另一边离开了。

    她一点都不想和那些人周旋,所以只好委屈一点,亲自送小猫咪到米克斯动物医院去。

    --

    米克斯动物医院的院长言律凡,年仅三十,戴着细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行为举止斯文内敛,总有一种让人摸不清的感觉。

    此时,他在特别室里“接待”一位贵宾,也就是米克斯新乐园美丽的女主人风若青和她带过来的一只瘦小的银色埃及幼猫。

    他是米克斯新乐园的特约医生,会定期到乐园替猫咪做检查,注射疫苗,不过如果猫咪有什么突发状况,他又分身乏术的话,那么风若青就会亲自带着猫咪来这里接受治疗,就像今天一样。

    “牠体内有些蛔虫,我会安排驱虫,以后每三个礼拜驱虫一次,直到牠四个月大为止。另外牠有点咳嗽打喷嚏,不严重,我会开葯给牠,其他大致上没有什么问题,等牠大约两个月大的时候,再带过来注射疫苗”若有所思的瞄了不语的风若青一眼,他微微一笑“我想还是我过去好了,你今天特地带牠过来,我还真的挺意外的。”

    “你很忙。”风若青冷淡的说,抱着小猫轻轻抚着,心不在焉的看着言律凡在电脑上输入葯品名称。

    “是,很抱歉。”哪会听不出她的话意,无非就是“都是你太忙,才害我要跑这一趟”

    “家里很吵。”她又说,

    他一顿,旋即领悟“这次又是哪一个?”

    她耸肩“我向来搞不清楚他们的排行。”

    他闻言失笑“说的也是。”

    说起风若青,她的父亲是中东的石油大亨,她的母亲当年前去开罗旅游邂逅了他,结果,荣登他排行十三的妻子,隔年生下她。

    不过她父母在她十岁时因一场空难双双身亡,她被台湾的外公、外婆接回抚养,每个月固定会有父亲当年执掌,现今由同父异母的哥哥管理的石油公司分红,这是她父亲未去世前便立好的遗嘱,每个小孩皆是股东之一,可她父亲究竟有几个小孩,她从来就搞不清楚。

    她对人非常冷漠,能稍微接近她的人,也只有他和痞子柴聿,不过对猫可就热情了,她非常爱猫。

    两年前她的外公外婆相继去世后,她对人就更疏离了,生活中只有猫朋友的她便一手建立了米克斯新乐园,准备照顾更多猫咪。

    “那个不知排行第几的手足这次的目的是什么?”言律凡问。

    “不知道,他们沿路吵着进来,我还没看见他们就先听见争吵声,然后干脆出门了。”反正他们向来不会久留,找不到她的人,顶多等个一到三小时,就会走人了,毕竟他们每一个都不是什么闲人,就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会“拨空”来找她闹一闹了。

    “原来这次不只一个啊!”他觉得有点好笑。

    “我娱乐了你,是吗?”风若青冷眼一瞥,冷淡的说。

    “咳。”他赶紧敛了笑“等一下我会请护士把葯拿进来给你,一天服用三次,一次两西西,喝前要先摇一摇,另外下个月我要出国一趟,离开之前我会找一天到米克斯新乐园替所有猫咪做健康检查,你安排一下,看哪天适合,再告诉我一声。”

    “嗯。”“叩叩”雨声简短的敲门声响起,护士安琪打开门,没敢进门,只是探进头来。

    “安琪,有事吗?”言律凡起身走向门口。

    “抱歉,打搅你们,院长,有急诊,李医生和吴医生分不开身,所以只好来找你。”她微红着脸望着心仪的对象。

    “什么状况?”

    “初步判断可能是中毒,有呕吐、痉挛的症状。”

    “好,我马上”他还来不及说完,特别室的门就被猛地推开,唐沁伊提着猫笼差点就冲了进来。

    “唐小姐,医生就要帮你的猫咪看诊了,你不要急”安琪赶紧阻止她。

    “对不起,可是牠看起来好痛苦,我等不了了。”唐沁伊几乎要哭出来了。

    “让牠进来吧!”静坐在椅子上的风若青突然说。

    言律凡一怔,讶异的望向她,发现她的视线停在那只波斯猫身上。

    原来是“主凭猫贵”啊!

    “好,唐小姐是吗?请进。安琪,你先出去,把要给风小姐的葯拿进来,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是,院长。”安琪退出去,没多久拿着一个葯包进来,交给言律凡之后又退了出去,顺手将门关上。

    “对不起,谢谢。”唐沁伊将猫咪抱出来,放在诊疗台上。

    言律凡将葯包交给风若青后,随即帮西欧保特做检查。

    “知道牠吃了什么吗?”他一边检查,一边询问。

    “我不知道,我一下班,发现牠倒在后院,就马上把牠送过来了。”唐沁伊焦急的说。

    “没关系,不要急,你到一旁坐着等。”

    “我想陪着牠,牠刚换环境,还不太能适应,所以我想陪着”

    “你如果为牠好,就交给医生,不要打搅医生做检查。”风若青开口说。

    唐沁伊望向她,表情有丝惊艳,好美的女人,美丽而冷漠,她直觉认为她必定很难相处,可是一看见她纤细修长的手正温柔的抚摩着窝在她腿上的小猫咪时,唐沁伊又改变了对她的印象。

    听话的走到风若青身边坐下,不再打搅医生检查。看着西欧保特突然对着她的方向呋拂叫着,她心酸的红了眼眶,低声地用英文对着牠说--

    “西欧保特,你别怕,姐姐在这里,等下你就会舒服了喔!”

    “放心,不是中毒,只是有些消化不良,还有牠的猫毛在胃里堆积成毛球,会比较容易呕吐,最好喂牠一些化毛膏,其他就没什么大碍了。”言律凡检查完之后道。

    “太好了,”她松了好大一口气;

    “不过,因为牠消化不良,呕吐的次数一多,猫咪就容易虚脱,你最好注意一下,看是食物不合,还是因为环境变化引起的不安。”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牠们哦,还有另外一只留在家里,牠们本来住在英国,这几天才到台湾来的,环境气候都变化很大,好像还不太能适应。”

    “从英国来的啊”言律凡挑眉“唐小姐有养其他的宠物吗?”

    “有一只黄猫。”

    “暂时先将黄猫带开,给牠们安静的空间和时间安顿;还有,你可以利用气味让牠们更有在家的感觉,用手抚摩牠们,再把你手上的气味擦到家具上,或者也可以用一块软布在牠们的嘴角、脸颊下巴擦几下,收集牠们脸部腺体的油脂分泌物,然后再擦到房间四处,当房里充满了牠们熟悉的气味,牠们会感觉舒服很多,之后牠们会开始接受房间的其他气味,譬如说家具、你和你的家人以及其他动物的气味,等到猫咪的气味和房间的气味混在一起之后,猫咪会感觉更安全,更自在。”

    唐沁伊拚命点头,担忧的看着不停叫着的西欧保特“牠为什么一直叫?很痛苦吗?”

    “应该还好,我会开个葯让你带回去,知道怎么喂葯吗?”

    “知道。”她点头。

    “很好。”言律凡摸了摸西欧保特。“西欧保特,拉丁语的意思是勇敢的神,你可不要辜负了这个名字唷!”

    “你确定要养牠和另外那只猫吗?”一直静静坐在一旁的风若青突然说。

    唐沁伊讶异的望向她。“当然,牠们是朋友托付给我的,我也很爱牠们,我当然要养牠们。”

    “若青,怎么了?”言律凡疑问,之前就很讶异她竟然主动和唐沁伊说话,现在又开口问对方这个问题,更让他觉得奇怪了。

    风若青先瞥了他一眼,再转向唐沁伊。“你要不要将牠们交给我?要不然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喔!”

    唐沁伊一愣“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不会把牠们交给任何人的。”

    风若青耸耸肩,不再多说什么。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