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米克斯新乐园(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你还好吧?”毕天曦蹙眉。他第一眼就认出她了,以他的能力,要找她很容易,可是他并没有找她--至少还没开始找。会在这里以这么戏剧性的方式碰到她,遗真让他非常意外。

    “我一点也不好。”唐沁伊咕哝,没有发现双方是用中文对话。

    他帮她牵起脚踏车,看见她还坐在地上,犹豫了一下后架好脚踏车,走到她身边蹲下。

    “你受伤了吗?”

    “你是说除了我的自尊和颜面之外吗?”她哭丧着脸抬起头来,一看见他,顿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她楞了楞。“你我是不是见过你?”她狐疑的问。

    他扬眉,她不记得他了?

    “如果我见过像你这么可爱的东方女孩,一定不会忘记的。”毕天曦不正经的说。

    “谢谢。”姑且当他是赞美吧!“那我们见过面吗?”

    她是迟顿得听不出他说的意思?还是敏锐得听出他并没有真正回答她的问题?

    “也许我们曾经擦身而过。”

    “是吗?”唐沁伊心里却觉得不是,她一定在哪里见过他。

    “你受伤了吗?我是指除了你的自尊和颜面之外。”他调侃地问。

    她微红了脸。“我想应该没有,你有事先去忙吧。”

    “我只是来找人,不忙,你呢?”

    “哦,我还想坐一会儿,”她的小屁屁二次受创,尾椎的痛要稍等一会儿才会慢慢减缓,而她可没脸对一个陌生人说她痛在哪里。

    “你还想坐一会儿?”他为之失笑,她当这里是露天咖啡厅还是什么?

    “嗯,呵呵!”她尴尬的干笑两声。

    他上下审视着她,像是了解了什么似的,弯下身一把将她抱起。

    “啊?!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她受惊低呼。“我送你回去。”毕天曦径自走向他停在路旁的车子。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喔!”被塞进车子里,尾椎一阵痛,让她哀叫一声。

    “我看我还是送你到医院去好了。”他见状,眉头微蹙。

    “不用!我不用去医院”一顿,错愕的瞠大眼,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

    “怎么了?”他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医院!”她大喊,她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家伙,不报警、不去医院的受伤男子,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她怎么会忘记呢?

    “医院怎么了?”他被她吓了一跳。

    “就是你!”她指苦他“你就是那个害我破产的家伙。”

    “我害你破产?小姐,你可能认错人了。”他还以为她真的想起他了呢。

    “我才没认错,你就是十八天前受伤倒在垃圾堆的那个男人啊,因为你当时受了伤,可能不记得我了。”所以刚刚才那样回答她“你的伤已经好啦?”没有多想,她抬手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只见一道只剩些微红痕的疤痕。

    毕天曦眼神闪了闪,绿眸在她脸上转着,这只小花猫原来长得挺可爱的,晶亮有神的大眼睛像两潭阳光普照的深潭,灿亮夺人,让人忍不住想要跳进去,倘佯在温暖的水波中。

    他很喜欢她的眼睛。

    唐沁伊发觉他的眼神,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经思考的动作似乎太逾矩了,不好意思的放下手,垂下眼,痹篇他的注视。

    他看见她羞赧的表情,微微一笑。

    “多谢关心,已经好了。不过你说害你破产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她将那日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那个你不用放在心上啦,我只是一时口快,不是真的认为是你害的啦!”

    他点点头“我可以赔偿你的损失。”

    “不用了,我有在打工,生活费不是问题。”

    “是吗?”他顿了顿。“你真的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吗?也许你摔伤了。”

    “不用了,真的没事。”她摇头,疼痛已经缓和了。“你不是来找人的吗?”

    “是啊--”

    两人突然沉默下来,不知道要说什么,是该道再见了,然而他们却不想就这么错开。

    “对了,那天”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上。

    “女士优先。”毕天曦微微一笑。

    唐沁伊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想问,你那天为什么突然不见了?我只是暂时离开不到五分钟,找到路之后回来,你就不见了。”

    “我朋友找到我,把我带走了。”

    “喔!”和她猜想的一样。“那你刚刚要问什么?”

    他摇头。“你刚刚已经回答我了。”

    “哦?”她疑惑的眨眨眼。

    毕天曦拾手看了一眼手表。“你确定不用去医院?”他不放心的又问一次。

    “不用了啦!现在已经不痛了。”

    “那我必须进去了。”

    “喔!好啊,再见。”唐沁伊朝他挥挥手。

    “呃,”他有点错愕,难道她忘了她在他的车上吗?“我要锁车门。”

    “啊?啊!对不起。”她涨红了脸,连忙下车。

    他忍着笑,按下遥控器锁好车门之后,朝她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走过来。

    “我叫毕天曦。”他拿出一张a。p。的名片给她,看她恭恭敬敬的接了过去,又忍不住笑了笑。

    “中文名字耶!”她相当讶异,当然,名片上印的是音译的英文。

    “因为我是中英混血儿,看不出来吗?”他微偏着头,笑问。

    “除了你的黑发之外,完全看不出来。”她摇头。“你公司地点在纽约,那你是来英国出差的吗?”

    “算出差,也算省亲。”他点头。“你呢?”

    “我是暑期游学,八月底就要回台湾了。”

    “我是指小姐芳名?”

    “啊?”唐沁伊又红了脸“我姓唐,唐沁伊,沁水的沁,伊人的伊。”

    “沁伊”他低喃,果然是手帕上的名字。

    他低低的声音有一种特殊的性感,让她的背脊窜过一阵酥麻,喔!老天啊!她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这样好了,我请你吃饭,感谢你伸出援手,救了我一命。”

    “不用了,其实我什么都没做,你不用这么客气。”

    “我坚持。”他突然握住她的手,一脸的认真“否则我会吃不下、睡不着的。”

    “嘎?这”她傻眼。瞧他一脸认真的表情,眼底的戏谑却如此明显,一时之间竟让她分不清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是我白天要上课,晚上有打工,可能”

    “这样好了,明天中午我在这里等你,你总要吃午餐吧?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可以吗?”

    “但”可以吗?她竟然已经开始期待了,快得不象话的心跳就是证据。

    “就这么说定了。”毕天曦径自下决定。“很高兴认识你,沁伊,再见。”

    他倾身在她颊上印下一个轻吻,在她呆楞的同时,微微一笑,转身走进语言中心。

    这只小猫远比他想象中来得有趣!

    “哇”摀住让他轻吻的地方,唐沁伊一张脸红得像关公似的,这家伙怎么可以随便吻她?就算是国际礼仪也不可以

    不经意的瞥到手表,她立即惊慌的哀嚎出声。

    “完了,迟到了。”和薇妮莎说好时间,结果竟然迟了半个小时了!

    跋忙冲到脚踏车旁,跨上车便急驰而去。

    --

    伊凡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毕天曦,从外表看起来,两人完全没有相似之处,绝对不会有人猜到他们是亲手足,同父异母的兄弟。

    “你迟到了。”

    “在门口稍微耽搁了一下。”毕天曦耸耸肩,双脚一抬,跨上茶几。

    伊凡眉头微蹙地瞥了一眼他的双脚,眼底有明显的不赞同,不过却没有开口纠正。

    “我看到了。”若有所思的审视着他“你认识唐沁伊?”

    毕天曦斜睨他一眼,不想和他谈唐沁伊。

    “这和你无关吧?你不是有事要谈?”

    伊凡抿了抿唇。“伊安”

    “我叫毕天曦。”毕天曦打断他。“请叫我毕先生、毕天曦或是天曦都行,不要擅自更改我的姓名。”

    “伊安,就算你不承认,你依然是霍姆斯伊安戴克斯,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他站起身。“看来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了。”

    “等一下!”伊凡连忙起身挡住他。“伊安好,天曦,毕天曦,毕先生,请坐,行了吧?”他无奈的妥协。

    “哼!”毕天曦冷淡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回沙发上坐下。“有什么事要说就快点说,我时间有限。”

    “你到英国多久了?”

    “没多久。”他敷衍的说。这段时间他都忙着fbi的任务,好不容易终于拿到存有天堂配方的晶片,由乔尔交出去,而乔尔还真是好样的,竟然真的逼fbi吐出十倍的酬劳,两百万英镑。啧!看来那东西真的太值钱了。

    “还没回去看琳姨吧?”

    “本来打算今天过去。”睨了他一眼,很明白的表示都是你害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这次到底是为了什么,对吧?”

    “你要告诉我?”

    伊凡点头。

    “有什么条件?”这么大费周章,肯定是有条件的。

    “退出。”伊凡说。

    “退出?”毕天曦笑了笑:“你的意思是退出这次被老头子利用的行列吗?”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这一次的事,你不要插手。”

    “伊登呢?你也劝退他了吗?”他故意问。

    “没有。”伊凡蹙眉。“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等太久了,绝对不可能放弃,我连谈都不想和他谈。”

    洛德伊登戴克斯,在三兄弟中排行老二,是一个野心家,对掌握戴克斯家族有非常强烈的企图心,尤其有个“不思长进”的大哥和“离家出走”的弟弟,他认为他这个为戴克斯家族鞠躬尽瘁的老二,更应该理所当然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才对。

    “可是你却认为我会放弃?”毕天曦笑了笑。原来在他们眼里,他这么“澹泊名利”吗?“其实就算你不告诉我,我回我母亲那里也会知道,拿这点和我谈条件,太无力了。”他好笑地说,伊凡或许不知道,他愈是这样说,他就会愈有兴趣,本来他可能不插手的事,被他这么一说,他反而不想放手了。

    “你的意思是不退出喽?”伊凡蓝中带绿的迷人眼睛突然闪过一丝狠戾。

    “大哥,你可能不知道我天生反骨吧!”嘲讽的一笑,徐徐的起身,毕天曦拍拍裤子上隐形的灰尘。“看来我们无法达成共识,我也不好意思让大哥透露消息,就这样啦!”

    挥挥手,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才握上门把,伊凡便开口了--

    “精灵之泪不见了。”

    他讶异的挑眉,缓缓的转过头来“精灵之泪”是一对稀有的紫钻耳环,由两颗十点五和十点八九克拉的梨形紫钻做成,世上罕见,价值连城,百余年来一直是属于戴克斯家族,说是戴克斯家族的象征也不为过。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失窃。”

    “那对耳环不是锁在银行的保险库里吗?”

    “本来是,不过那天家族宴会,父亲依照惯例展示精灵之泪,宴会结束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