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宝石中文网 www.bszw.cc,纯栬朒喜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兰娘,我对不住你,早间年大娘跟我说我实是满心欢喜感激!”秦大抬头见兰娘羞侧过颈去,面皮也红了红,随即黯然道:“如今却是行不通了我今在镇上,天可怜见,竟让我获知妻子的消息“年大娘顿足道:”你已有妻室了?这是哪跟哪呀,竟是一点也瞧不出来!”

    “是未过门的妻子,”秦大垂头道:“我家原是铜锣山脚下的猎户,打小我父母给订的亲,我父母临去世,催我早点娶过门,我听说女家年岁还小,故拖了两年,才托人去提,没想到

    娶亲那天路上,却与九峰山‘姚胡子’那伙贼寇撞了个正着,我连妻子的一面还没见着,就给抢了去!”“啊”年大娘惋惜深叹。兰娘也目中泛红,将一旁掩面不忍的忽姐轻搂而过,乱世女子,身无可依,就已可怜,更哪堪被贼寇掠去糟蹋?

    “山贼粗暴,我估摸她定是活不了,当时去接亲的大多是我家亲友,混乱中死伤了好些人,”秦大颤声道:“我既愧对亲友,又心伤妻子,第二天便弃家出走,心想男子汉行天立地,纵是舍了性命,也要报此深仇!

    “我于是改换了姓名,想混进贼堆里相机行事,找了好几年,贼踪都飘忽不定,只得索性摸上九峰山,却被人发现,宰了几个小喽罗,被贼一直追赶,直至逃出九峰山。

    “渐渐的,我才打听到,原来这伙山贼其实分着好几股,曾发生过内讧,姚胡子那一支,却一直没回九峰山,倒在这附近山头出没,我就到了这座山上,每天出去打猎,一面寻找,后来又遇见你们”

    “那么你妻子幸还活着?”年大娘问道。“我在镇上撞上的,正是姚胡子手下的喽罗,我见他们形迹可疑,偷跟了上去,听到他们说话,原来我我妻子不仅活着,还养下了姚胡子的孩子!”忽姐儿听到这里,早已泪盈双目,忍不住插嘴问:“那你不怪她么?”

    “瞧你这孩子!小女儿家,陷身贼窝,有什么法子,怎能怪她?”年大娘生怕刺激秦大伤心,赶忙斥住,又道:“姚胡子作恶多端,抢了许多女子,怎见得是你妻子?”

    “是我害了她,怎会怪她?”秦大摇头道:“大娘,我妻子有名有姓,原是溪头镇裁缝王家的独女,贼人说得仔细,怎会弄错?

    我当时怒急攻心,忍不住杀了出去,逼问姚胡子下落,被我伤了两人,自己胸上也受了伤。我伤也不想裹,激着自己,定要找姚胡子报仇才罢!可怜我妻子,算起来,今年还不满十七,被狗贼霸了几年,总要救她脱出火坑才是!”“唉,”年大娘叹道:“你一个人,怎斗得过”秦大跪下道:“大娘,你也不用劝我,我这趟回来,正是要向你们辞行!”说着,眼儿却望着兰娘,愧疚中深含柔情,但脸色不改坚决。

    “秦大,”兰娘叫了一声,脸上掠过飞红,随即稳住了羞色:“你要走要报仇,姐姐也不留你,但你也肯听姐姐几句话么?”“怎么不听?”

    “那好,你先起来,你总得明儿天亮了才好走,天亮之前,我吩咐什么,你须依我什么。”“我自然都听你的。”

    秦大自兰娘身前徐徐站起,他体格魁梧,敞怀中伤口狰狞骇目,愈发将兰娘比得娇怯柔弱,楚楚动人。秦大与她脸鼻相对片刻,心间一荡,也不知自己今番所为是对还是错?

    只怔怔的望着她从身前离开,到屋角取了一个罐子,倒出些虎骨碾碎的粉末,用手巾捧了过来,道:“坐那边。”

    秦大依言坐下,兰娘纤手扯着他袄子用力往两旁一分,用布沾了清水,擦洗伤口。秦大闭目,身躯微颤,不仅胸前伤处刺痛难制,更闻兰若之香,心意激荡。

    兰娘转头,向年大娘道:“大姐,该起汤了吧。”年大娘见她旁若无人,或行或止,一改往日扭捏羞态,正自发楞,不觉随口应道:“是了,汤可早滚了。”忙与忽姐起汤烧菜。

    兰娘静等秦大敞开怀晾了一会,将虎骨粉扑在伤口上,用手小心地贴着按了按,臻首低垂,云鬓抵在秦大额前拂扫,一弯凝脂白玉的脖颈逗人生怜,秦大不敢目视,心中忽有种想哭的冲动,侧头道:“兰娘,我”

    兰娘打断道:“先吃饭。”几人拉凳子过来,孩子们也纷纷地爬上,望一会秦大,望一会满桌的菜,忽姐垂首无语,年大娘摆弄碗筷,桌面上鸦雀无声。兰娘笑道:“怎么了?大过年的,都变哑巴了?”满童半天憋出一句:“雪下得真大!”

    几个孩子都笑。秦大摸了摸满童头颅,道:“往后要多靠你了!”满童夹了口菜,满嘴嚼着道:“秦大叔教了我打猎,只不知下雪了,兔子还出不出来!”兰娘笑:“多半怕你,不敢出来!”

    大家都笑,忽姐抬头道:“秦大哥!求求你,别去了!你去了也”垂泪哽住。秦大只不语,年大娘叹气,兰娘道:“别说了,大家开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